2021年9月23日 星期四

110學年度木柵高工整體無障礙設施增設與改善計畫後續報導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上午錄podcast,主持人碩芳問我:「你是不是個強勢的人?

平平安安出生,我在病房。

我小妹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她說孩子們很小,小到像一瓶可樂,皮膚薄得看得清楚血管。

我不忍心去保溫箱看她們,我會哭得死去活來。產婦的眼睛很脆弱,我想好好照顧好自己,未來陪著孩子復健。

孩子還在加護病房時,我打電話到醫療院所詢問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復健?

沒有母奶,我到加護病房外,跟不認識的媽媽要母奶,被當成怪人。

為母不一定會變強大。但孩子太弱,卻能激發母親的潛能。

被公立幼稚園排拒,我打1999,幼稚園園長竭誠邀請我到學校參觀。我不敢也不想去念,我怎麼知道學校會怎麼對待還不會說話的安安。

國小無障礙廁所的門不能開,我打電話到教育局局長辦公室,門也解決了。

最不讓我操心的是國中校園。國中三年是安安的快樂時光,班級人數少,老師把孩子照顧得好好的,有自信,喜歡自己,培養了安安寫作的技能。

上了高中,同樣是特教班,竟然是另一番風貌。

高一,高二,我打電話到台北市教育局特教科,寫了部落格文章,也寫信給教育部長,石沈大海。直到找議員陳情,助理員時數才增加了一些。

弱勢有多弱勢呢!他們的弱在於人數太少,就算出了聲也會被眾聲喧嘩淹沒,需要持續的發聲。

因為不曾經歷過,人們無從感受。就連我在教安安做菜好多次之後,才了解她不停的前後移動,是要維持站姿的平衡,讓自己舒服一點。

於是,我捨棄了說道理,把表達的力氣花在說故事上,故事能發揮巨大的影響力。

TED上說兩個故事,凱安和安安,「慢慢來,我等你」是六百多個日子帶來的改變。

今年,我寫木柵高工兩個故事,入學和啦啦隊頒獎,這不是兩個單獨的時間點,而是700多個日子的煎熬。感謝弱勢出身的陳宥丞為了這件事出了很多的力氣協調。

同樣的,我從小就培養平平安安表達能力,說話或書寫,她們要能為自己說話,也能為有需要的人發聲。

青春期的平平不是很願意曝光自己的作品,她為了安安寫的【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獲得臉友們的迴響。

這是魯迅《紀念劉和珍君》中的句子。是他對當時時局的吶喊和徬徨。

身為手足的平平不見得能了解母親的辛苦,她有考不完的試和報告,這回就連她也看不下去了,為了妹妹挺身而出。

收到台北市教育局的公文,我有十點結論。

一.同理心不是人人有,所以必須講出需求。

二.如果當事人放棄了,旁人很難持續施力。

三.教育核心價值是讓弱勢受到更好的照顧。

四.一次不成功,就換其他方法,不斷嘗試。

五.家長找議員,協助校方解決無障礙空間。

六.對老師的信任和感謝源自於兩年的相處。

七.魯迅振聾發聵的名句為平平的文章加分。

八.感謝認識的,不認識的朋友聲援與分享。

九.學生會畢業,校長任期會滿,老師是孩子們的守護神。

十.比道理更有力量更走心的是故事。

好了。我要來推我的故事課程了,從青少年到成人都有

希望找到合適的表達方式也能增加你發言的意願和勇氣。

#成人班故事影響力

#青少年簡報與故事線上課 

#青少年簡報與故事實體課 

#小學生【說出自信力:從說到寫讓孩子自信表達】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該有位仙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