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念過普通班之後,我更確信特教班能給身心障礙學生更專業合宜的教育


【安安的眼淚】

畢業歡送會上,楊老師做了十一支影片,有個別孩子的,也有全班一起的
安安擦了擦眼淚,眼睛盯著螢幕,我看出她的緊張
其他的同學也感受到畢業的氛圍,小聞問老師:「為什麼安安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