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念過普通班之後,我更確信特教班能給身心障礙學生更專業合宜的教育


【安安的眼淚】

畢業歡送會上,楊老師做了十一支影片,有個別孩子的,也有全班一起的
安安擦了擦眼淚,眼睛盯著螢幕,我看出她的緊張
其他的同學也感受到畢業的氛圍,小聞問老師:「為什麼安安要哭?」


畢業典禮結束,安安送卡片給老師們和助理員曾媽和鄭媽,希望大家記得她
阿寶老師送我們到電梯口,七嘴八舌的安安,電梯門一關,放聲大哭
晚上睡覺前,她說:「媽媽,我真的好捨不得老師和曾媽和鄭媽喔!」
她邊哭,邊流鼻涕,擤鼻涕,痛哭失聲


這三年在芳和國中,我們的日子很好過,好過到我幾乎以為安安是個行動自如的孩子

【為什麼選擇特教班】


國小不愉快的學習經驗,讓我意識到孩子程度跟不上同學勉強留在普通班過於辛苦,安安除了說自己不開心,也說班上另一個同學被欺負得更慘。

升國中的安置會議,我們斬釘截鐵的跟委員說:「我自己是老師,看著許多身心障礙孩子在課堂上聽不懂,被漠視,我們選擇念特教班。」沒說出口的還有被霸凌的事實與無盡的擔憂


【改變的力量】

安安因為腦性麻痺,腿長期的彎曲,為了延長拉筋效果跟時間,需用gaiter綁住腿,也就是用布包覆住的鐵條和魔鬼氈將安安的腳拉直
我一方面得開電視讓她看卡通,另一方面壓下她的膝蓋
又是安撫,又是嘶吼,雙方都感受到彼此的無奈
每次綁gaiter母女倆,精疲力盡

上了國中之後,安安主動說要綁gaiter
「阿寶老師說,明天要校外教學,我要綁gaiter腳才會有力氣」
「曾媽說綁gaiter,我才能走得比較久」
即使不是校外教學,安安都會提醒我,晚上要幫她綁gaiter
從媽媽催促綁gaiter,變成她提醒媽媽要綁gaiter13

安安造句都得想個老半天,楊老師國一給她一本本子,要她寫小日記
她程度不好,寫不了多少,也不是很想寫,拖拖拉拉的,一直問:「到底要寫什麼」
往往都是寫單一事件加上心情,例如「今天上學,我覺得很開心」
到底為什麼開心只有她自己知道,語彙與表達能力有限
國二阿寶老師接手,安安繼續寫著小日記
到了國三,安安每天一篇寫到八分滿就停筆,為什麼不寫滿呢?
「我要畫插畫,還要留位置給阿寶老師寫字。」
老師每天批閱回覆, 安安突飛猛進

楊老師問我們,「香港歌神是張學友,台灣歌神是誰?」老師跟我們說是「小友」,小友是安安的同班同學,班級趣事講個不停

安安一到家,先交代明天要繳交的回條,坐到書桌前,寫完功課,整理書包

「媽媽,明天職業課要帶保鮮盒。」她到廚房櫃子裡拿保鮮盒,放進便當袋

「媽媽,我要帶衣服去學校換,不然流汗好臭喔。」每天8:40前的運動時間,安安會自動到走廊上跟同學們一起運動復健,半小時下來,汗濕衣襟

「媽媽,你幫我簽聯絡簿了嗎?」上學途中,她拿出書包裡的聯絡簿給我簽名

「媽媽,你手機給我,我要傳訊息給鄭媽,跟她說今天放學不坐交通車。」訊息裡她會先說她是安安,說明不坐校車原因,再說謝謝

我每天上學陪安安走到電梯前面,她拿起電梯卡,進電梯,進教室,我安心上班,學校就是另一個家

【親師生的畢業旅行】

宜蘭頭城農場,唯一一次的外宿行程,每個孩子都有家長陪同
安安能走,平常輪椅放在學校,老師還特別幫她帶了輪椅遠行

農場有個斜坡,原本老師打算讓安安坐輪椅上去,我跟老師說讓安安自己走就好了,推輪椅大人實在太辛苦。老師說上次班上到頭城農場戶外教學就是推安安上去的。很多時候,我衷心佩服老師不想忽略每一個孩子,無微不至。

我牽著安安在斜坡上走著,安安常因害怕跌倒,施力不均,大人的手會過度的被她牽扯,抓久了會覺得吃力與疼痛,兩位老師陸續跟我換手牽安安。

旅程中,老師幫我們八個家庭拍了許多照片,捕捉許多我們無暇他顧的忙亂時刻,把我們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好幾次我都感動到想哭

【特教班的優勢】

兩位導師,楊其諴老師與蕭秋寶老師對特殊孩子與家長幫助頗多,這是我這三年最深刻的感觸,熱忱、投入和無比的耐心,照顧障別不同,程度不同的八名學生,特教是專業,無庸置疑。

選擇特教班的十個好處:

一.   安全無虞,安安移行,都有助理員隨行。我不用再提心吊膽。

二.   校外教學,不用再被詢問要不要一同前往,老師們一肩扛起。

三.   放學後說學校裡的趣事,取代以往氣憤的說同學怎麼欺負她。

四.   專業師資,遇到突發狀況,老師能處理,不用事事請示家長。

五.   適性揚才,培養孩子不同興趣,尋覓與深化優勢與強項。

六.   因材施教,不用再寫一句句看不懂的內容,實用導向。

七.   班級人數少,老師可以照顧到每個孩子,每個孩子都是寶

八.   老師成為家庭的支持系統,家長不再感到孤單無助。

九.   孩子學習容易得到成就感,增加勇氣也增添自信。

十. 親師生感情融洽,班級就像世外桃源,人間樂土

我能體會為什麼電梯門一關,安安會放聲大哭,她知道這一群師長是真心疼愛她的

回想起畢業旅行時,好幾個家長都問老師,「孩子是否可以延畢?」

畢業典禮,來得太快。

感謝三年來老師們悉心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