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4日 星期日

用這三個方法幫助你找到故事的價值感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第一次跟韻萍見面在興隆路的星巴克,我們並不熟悉,純粹因為她是我故事影響力的學員,為了教她說好她的故事,才有了這次的見面。我對她的認識就第一杯咖啡揭開序幕。

簡單生活處處故事

一小時的見面時間,簡單寒暄之後,直接切入正題。她告訴我工作很忙,待在科技業從沒準時下班過,女兒幾乎都是安親班最後一個離開的,對女兒非常的愧疚。話鋒一轉講到父親愛吃甜食,又愛吃肉,如果外食的話,掛包、爌肉和紅豆湯就是父親的主食,沒有蔬菜,沒有水果,不管韻萍怎麼提醒,父親依然故我。

還有一件讓韻萍擔心的事,父親七十幾歲了,還喜歡開著車四處逛逛,甚至開車繞大半個台北市只為了送兩顆蘋果給住在南港的韻萍,沙發還沒做暖就急著想走。韻萍好多次要求父親留下來多聊聊,說水果她可以自己買,父親跟孫子說了幾句話就自顧自地往門口走,說要趕回新莊。

在台東的弟弟添了第二胎,全家欣喜若狂,父親住到弟弟家,幫忙照顧新生兒。韻萍發現父親那陣子變得好憔悴,也變瘦了很多。她勸父親回台北,讓弟弟請保姆照顧小孩,因為這樣跟父親起了爭執,父親急著說弟弟上班很辛苦,家人應該要互相幫忙。

三個月前,認識十幾年的推拿師父親往生,韻萍主動關心。推拿師邊講邊說以前和自己父親的互動,說著自己那時候對父親的不耐煩,覺得父親年紀大了,很固執,怎麼都不聽孩子的勸,還是幫他們打掃家裡,他們很擔心父親身體承受不住,越說越生氣,口氣也越來越兇。推拿師最近情緒大受影響,覺得很後悔也很寂寞。。面對死亡,韻萍的眼淚掉了下來,她沉默了好一陣子才說:「原來我心裡一直在害怕著,哪一天爸爸會離開我。

我很喜歡韻萍的故事,她沒有自信的問我,「這不會太瑣碎嗎?」

這就是人生的縮影啊!我每次回天母娘家,我媽媽煮了一大桌的菜,不惜成本盛得滿滿的,吃不完的就讓我帶回家,水果更是多達三四種,有些時候,水過就這麼放到爛掉,我可以想像韻萍的「負擔」,這是現在忙碌社會中很難解的親子課題,也是高齡化社會無可避免的「衝突」。韻萍的故事會引起共鳴的。 

人生沒有平衡只有取捨

我問韻萍:「身為高階主管的你,為什麼要說這個故事,這個故事的價值在哪?怎麼不考慮以職場作為故事主軸呢?」

韻萍回答我:「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覺得最近很煩惱的就是爸爸的事情,乾脆就說這件事情好了。」

我依序給了韻萍三個方向

一、  先刪去:把故事的人物、事件記錄下來,最多留下三個人物和三個事件,其他全部割捨。她緊張地問我,「這樣故事不會太單調嗎?」,一般人說故事,說得太多太雜,觀眾也記不住,倒不如好好把主軸說清楚,簡要為上。

二、  作筆記:把留下的人物和事件用有色筆在旁邊寫下最想講的內容,想到什麼就寫下來,就像聽課作筆記一樣,挑自己想要的寫,盡量的寫,寫完之後,筆記合起來,問自己還記得什麼?攻心為上。

三、  看改變:找出主角的改變。韻萍眼睛雪亮的說,「我跟爸爸在餐廳吃飯時,爸爸點他愛吃的肉,我點我愛吃的青菜,爸爸自己夾肉,我幫爸爸夾菜,爸爸竟然就把菜吃下去了,臉上沒有不高興的表情。」改變就是價值感

我與韻萍多次修正她的故事,她把弟弟的部份刪去了,留下她、父親與推拿師,場景在家裡,診所與餐廳,縮小範圍之後,她的故事有了她的樣子,我記得那天比賽當天她相當的沉穩,故事最後發人深省。「當我們對家人越無私的奉獻,越努力的付出,那個害怕,會越來越小。到最後,……,我們會只記得,滿滿的愛。

韻萍得到第二名,她拿著獎盃跟我說:「仙女老師,我從小就不敢上台說話,就連工作之後簡報也都是因為工作需求才上台的,今天這場演講改變我好多,就連平常在辦公室最愛跟我哈拉的小涂都說我進步超多的。」

故事的價值終究得到驗證

課程結束後,Line出現了韻萍傳給我的訊息。「在開課前兩個月,公司業務經理離職,老闆一邊跟我要業績,一邊又批評我辦事不力。我還要自己寫email說出自己有多差,寫不好要再寫。我害怕失業,也不敢對抗這些不公平的指控。只能想辦法委曲求全地溝通,崩潰了很多次,只有家人們知道我的眼淚和壓力,絕望和迷茫。他們也被我影響到情緒失控,一樣無助。爸爸也勸我要放寬心。我努力的學靜坐,上心理學課程,拜拜,運動,讀書,思考,寫故事,說故事。用盡一切努力讓自己不致下墜,繼續忙碌地在工作和家庭中燃燒。

昨天,老闆發了一封信給我,流利的英文和冰冷的內容讓我知道,他接下來要我離開。而且應該很快。上完這堂課之後,我才真正體會到仙女老師你跟我說的價值感,原來我最在乎的是我的父親,我希望我們都能沒有遺憾。工作再找就有了,家只有一個。

價值讓故事像鑽石,耀眼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