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4日 星期六

青少年認知自我價值才有自信勇敢表達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這週平平寫作主題是她對於安安木柵高工事件的看法。

一個高三女生的觀點。

十七歲的孩子想什麼呢?

她的感受需要跟母親一致嗎?


家長問我,怎麼讓孩子願意表達?


我會建議家長,聽聽孩子說什麼?

看看孩子寫什麼?不要預設立場。

家長問我,怎麼讓孩子有自信?

讓孩子說想說的,不求標準答案。


經年累月,表達帶來了自信。


平平每週一篇作文,由我訂主題。

沒有錯誤觀念,我不特別糾正她。


我會跟她分享,她文字的優勢,我喜歡她哪裡的呈現方式,我更欣賞她跟我的不同。

雖然有時候我心裡很期望她跟我同一陣線,但她不是我,我更希望她找到自己的方向。

我唯一能做的是示範給她看,幫助她成為更好的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滅亡】

作者:平平


我媽選擇了爆發。


一直以來我跟我媽的共鳴度都不是特別高。


很多想法我都比較保守、負面,有點固定型思維吧。


很多時候我抱怨就只是抱怨,追求抒發情緒而已,我不會想要解決不滿。


如果說不滿是,把路擋死了的大石頭,我不會試著把它搬開,也懶得換一條路走。


大概會坐在上面休息吧!也許哪一天不小心掉下來了,就發現自己在另一邊,可以繼續往前走了。


但我媽就是會認真找有沒有其他路的人,找到了就走,找不到就繼續找,也不會憤怒的抱怨石頭擋路。


我們很明顯的是兩類人,我知道我媽是對的、是好的,但這大多數時候也不會激起我的積極正向。


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候看偉人故事,說他們不偉大嗎?很偉大啊!


說他們的精神不值得學習嗎?也不是,不值得學習怎麼會叫偉人故事呢?


可是我依然不帶情緒起伏的看完,不是敷衍,沒有厭惡,但看到熱淚盈眶、熱血沸騰,那我也做不到。


我看我媽媽的存在就是同樣的感覺,應該說,看對於這種很能把自己調適得很正面的人,都是這樣。

對於我妹去念木柵高工和我媽一直以來的抗爭,我一路以來的想法是這樣的:


第一年:教室在二樓噢,那就爬一下吧才兩層,當運動唄。

要是最負面思考時期的我,肯定把學校罵到爛,不過完全不會想可以把自己的教室搬到一樓。

當時這個想法已經是在我朝正向發展過後的,我還告訴自己有運動這個好處,要往好的方向看。

可惜我媽這回的看法和我不一樣(我不意外啦)。

她很憤怒的覺得為什麼不能在一樓,並且以超高行動力和積極的個性開始跟校方爭取。

我自認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媽也跟全家解釋了不少次,不過我還是不能全然同理。

講難聽一點,我還是覺得得過且過又省時省力,爭取累到自己還不一定會成功。

後來校方把教室搬到一樓了,就算當時不能共鳴,依然必須讚嘆一下爭取成功。


第二年:沒有夠多的助理員時數欸!好過分喔怎麼可以這樣!那怎麼辦(只會叫怎麼辦的人)?

雖然我打了驚嘆號,但如果把怒氣量化,以我媽為滿分十分,我大概才五、六分吧,而且也才不平兩三天。

身為被各種報告和探究實作等報告壓榨的高二生,比起妹妹的助理員時數不足,還是發現自己有三個報告被排在同一星期更崩潰一點(;´Д`)

(儘管我知道是助理員時數的事比較重要,畢竟那甚至牽涉到班上其他同學的安全)

我粗略地記得媽媽打了很多通電話,跟很多人討論。

但論記得過程的詳細程度,也不如我辛辛苦苦做的報告(畢竟還要做成學習歷程,必須記得一清二楚)。

後來要到了時數,好的,我知道了。


第三年:WOW!怎麼好不容易滾球比賽開開心心的,還不能愉快的領個獎?

(仙女按,是第二年學期中,是有多忙,忙到連這個還會搞錯)

假如我知道有人不喜歡我,要是我們剛好分在一組,我都會避免坐她隔壁,讓她不要因為我更不舒服。

並且領走分工時她不擅長或不喜歡的工作,免得最後她不巧被分到而不愉快等等。

我一個這麼懶的人,在這種時候都會用盡全力小心翼翼。

而我媽已經到了討厭校方的地步,他們還只追求省事欸!

這一次我不再想阻止我媽了(雖然我之前也只是想,沒講)。


頒獎,所有夥伴都是那一天被頒,為了著裝制服或運動服全套就獨獨把我妹一個人改成下星期——這不是貼心的延期、善意的特別。欸哈囉!


這很奇怪很不合理!團體得獎卻讓一個人延期另外領,那不就喪失「團體」的意義了嗎?


你說規定要全套制服或運動服?可是收到的通知只有「校服」,沒有強調「全套」,難道制服上衣配運動長褲,就不算穿著校服嗎?


我妹每一次穿制服都超慢超辛苦,十次有七八次扣子會扣錯,而且幾乎扣到剩一個了才發現,又要一個個慢慢解開重來,慢到我都覺得穿制服簡直是浪費時間,但為了領這個獎,她穿了。


要是知道全套運動服可以,誰樂意特地穿制服!


結果最一開始不讓領!爭了好幾次又自以為善意地給了運動外套


呵!

這個荒謬的規定和荒謬的人。


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滅亡。


雖然我大多數時候是個得過且過的人,不過很高興我有一個選擇了爆發的媽媽。


不然滅亡的不只是我妹(反正也快畢業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本可能想把小孩就近送去的父母,他們要為此繞遠路。


還有認真細心的好老師因此少了發揮的空間、被看見的機會。


爆發會傷人,但會傷到那些本就應該改進的人。


希望接下來看見的不是被煙火短暫絢爛的夜空,而是光明如白晝的真心和改變。

-----------------------------------

如果您期望孩子具備良好的表達能力。

仙女老師青少年課程預填連結,先填表,開課通知您喔(連結在此)。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該有位仙女老師

#有自信才敢表達

#認知自我價值才敢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