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30日

111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院校甄試試務改善的重要推手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孩子行動自如,不需要連走路都得一再的練習,從步態上就可以看出他們的不一般。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的孩子能雙手扣釦子,不需要老是穿著鬆緊帶的體育褲,衣著的樣式能多些選擇。

如果上述的願望都能實現,他們就不需要參加3/26111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院校甄試」他們就是因為腦性麻痺,才得以參加這場考試。

而腦性麻痺最大的特徵就是肢體不便,肌肉張力或高或低,移行困難。

大雨滂沱,休息室是階梯教室,人滿為患。午餐時間,沒有桌子,孩子只能端著便當吃飯,雖看到了問題,試務人員卻以規定為由拒絕改善。

吃飯尤其讓我心疼。一般人能夠輕鬆地拿便當,用適當的力量把食物放進嘴裡。

如果是肌肉張力較高或較低的人,他們需要將便當放在桌上,控制手部肌肉用餐具撈起食物,再送入口中,也常因為力氣使用不當,使食物撒出來,又造成清理上的問題。

我將考場所見所聞寫下來,我不知道誰會看到,我想出聲就有機會帶來改變。如果不說,外界不會知道。

安雅幫我聯繫《國際橋牌社》汪怡昕導演,汪大哥聯繫教育文化委員會張廖萬堅委員和陳右繕主任緊急協調,教育部主任秘書也火速協調國北教改善。

汪大哥整晚聯繫,關心的問我考場狀況,我列出現場觀察與改進方式,近晚間12點,獲得具體回應,我才想起該問一下大哥,「你是誰?」

他回我「屠狗輩」,超酷的。

「屠狗輩」就是以殺狗賣肉為職業的人。講義氣的多半是一些從事卑賤職業的大字不識幾個的下層民眾。大哥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確實夠義氣。

3/27不到8點,大哥親自到國北教考場,詢問我與昨天的差別,也與宜蘭和馬祖來的家長談話,了解遠道應考的不易。

今天和汪大哥到立法院感謝委員和主任對考生的關懷,如果沒有他們緊急在假期間協調,不可能第二天考試能獲得大幅的改善,改善成身心障礙考場,而非一般生考場。

委員向來重視特殊教育,三年前,台北市身心障礙學生的高中升學考出狀況也是委員假期間協調,讓第二天的考試更貼近特殊生需求。很感謝委員為孩子們做的一切,即時給予協助。我也被委員記得了。

委員說我是俠女,哈哈,我是仙女啦!

提到期望特殊生能就近在所在縣市考試,開公聽會,修特教法,讓教育更有彈性,尊重差異。

照片後方的畫是自閉症孩子畫的喔,委員用行動力挺特生,把孩子的畫掛在辦公室裡,很讓人感動。

委員說,特教要教的是一般人,教一般人怎麼接納特殊生,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

我的特教演講題目訂的是「發揮教學影響力的關鍵方法」,影響力就是讓他做他本來不想或不願意做的事,讓不了解特生的一般生多一份同理與陪伴。

謝謝汪導,委員,主任不遺餘力的幫忙,許多考生家長打從心裡面感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