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28日

111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院校甄試之驚世奇觀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3/25()~28(一)升大學和四技二專身心障礙學生報名腦性麻痺組的都在國北教考試,為期四天。

以下是我在3/26的臉書發文

我的雙胞胎女兒的考程是3/263/27

腦麻組的學生都是腦麻,都在國北教考試。

腦麻組的學生都是腦麻,都在國北教考試。

腦麻組的學生都是腦麻,都在國北教考試。

腦性麻痺簡稱C.P,是以肢體運動功能障礙為主的多重性障礙,除了運動機能障礙,也可能有視覺、聽覺、語言溝通及智能與學習發展上的多重障礙。

3/26是我有史以來看過最多腦麻孩子的一次,陣容龐大,不同障礙的程度。有的孩子坐著電動輪椅,有些推著四輪的助行器,有些拄著拐杖,有些不用輔具一拐拐的走著。

每個孩子能有一位家長陪考,我們家有兩位考生,所以是爸爸媽媽一起陪同。

行動不便已經夠辛苦,天雨路滑,休息空間不夠,許多家長是站著的,把座位讓給孩子們坐。甚至站在戶外,避免室內人多群聚。

11:20,我去找試務人員,詢問他們是否可以讓考生在教室內用餐?

出來了個穿白衣的負責人。她說不行,只能考生一個人在教室裡用餐,不能家長陪同。

我問,「為什麼不能家長陪同?」

她說,「因為防疫的關係。」


我問她,「休息室裡全都是人,怎麼沒有因為防疫多開幾間教室,分散家長,只有一間休息室如何防疫?

她說,「這是家長要自主保持社交距離?」(難怪有家長帶孩子站在戶外淋雨)


我再問她,「為什麼考生家長不能陪同考生在教室內用餐?孩子吃飯需要協助。」

她說,「怕家長坐到旁邊同學的座位。」


我說,「我站著陪小孩吃飯。」

她說,「這是規定。」

 

我再問她,「哪一條規定。」

她拿出了簡章,打開某一頁,念了三行,就說你自己看。

我看了之後,跟她說,「你念的跟沒念的,都沒有提到考生家長不能陪同考生在教室內用餐啊!

她說「考生可以進教室吃,家長不能陪同。我們學校空間很大,你們可以找到地方吃飯。」


中午,我們坐在休息區,安安手功能不好,萬一自己拿便當盒肯定灑得一地,我們擔心工作人員辛苦,所以由爸爸一口一口的餵她吃飯。

孩子畢竟已經18歲了,在眾人面前還被家長餵食,自己也覺得尷尬,沒有面子。

平平說,「考完試看到工作人員有桌子吃飯。」

照片裡的是馬祖來的考生,當然是腦麻啊,就是腦麻才在這個考場。他們沒有其他考場可以選擇,只能來國北教考試,住宿費,機票都是錢耶。舟車勞頓來考試,以為台北學校會比離島好多了,想不到,午餐吃個飯,這麼的克難,手抖到不行。

畢竟升學考試只有一次,我跟孩子們辛苦兩天也就罷了。

我擔心的是這些服務的學生和老師們的冷眼,體現的是國北教的教育啊!這樣的話,再多場的特教研習也只是消化預算罷了。

給腦麻考生唯一一間休息室是階梯教室,舉步維艱。


#請用力分享才能帶來改變

#明天還有一天考試

#照片經家長同意刊登

#就看明天會不會多開休息區

#就看明天有沒有多的桌子和椅子

 

感謝許多朋友在我發文後,分享與轉傳,要重視這股能量,會帶來改變的。同時間,有朋友幫我聯繫國北教的教授,蔡炳坤副市長,張廖萬堅立委,就連我的偶像林書煒也來幫我們加油打氣。

以下是我考試當天發文之後,教育部學務特教司司長吳林輝臉書的公開留言,和我的對話

截圖依時間順序如下:



這則回覆解決了什麼問題,我看不懂。



直到張廖萬堅委員協助,司長的態度積極了起來,願意多開一間教室。


我就現場所看到的現象,提供意見。



23:35國北教大網站上的研議及公布改善措施。


23:52,教育部學務特教司副司長黃蘭琇傳訊息給我,告知解決的方法。雖然跟司長在臉書上的回覆一樣,也給了我國北教的公告連結,但蘭琇將手機電話給我,方便我明天遇到狀況即時與她聯繫。

3/27 早上,我跟司長說明可以在穿堂加幾張桌子,方便輪椅和推助行器的
考生休息。昨天,這些考生無法進入階梯教室,只能在穿堂,空間小,椅
少,許多家長站著,把椅子讓給孩子坐。















7點多,雨勢依舊。我到學校川堂已有桌椅,考生們可以把早餐和書本放
桌上。昨天,大家只能把東西放在地上。



第一堂和第二堂中間休息時間是10:10~11:00,坐著輪椅的學生不用冒雨回到隔壁大樓的休息室,可以搭乘電梯到B1好好的休息,不用再奔波,也避免路面濕滑帶來的風險。

第一堂考試,四十分鐘後,陸陸續續有學生交卷,站在至善樓外,看著雨勢,足以讓人濕漉漉的雨勢,大雨滂沱。

教育部今天派了科長過來,我建議科長,可以讓老師教服務的學生,對考生說「這裡有雨傘可以借」,「你需要雨傘嗎?」讓考生知道服務隊很暖心,早已為他們準備了雨具。話說出口,對方才會知道。

如果學校有雨天備案,吹風機也會是必備物件。家長既要撐傘又要照顧行動不便的考生,讓他們將衣服吹乾,避免感冒。科長隨即為考生們準備了吹風機。我也同步在臉書上讓司長知悉現場的狀況。



學生有了老師們的引導,從前一天不知道怎麼跟考生對話,到能夠詢問需求在考生們出考場時,也能以手勢示意旁人讓出空間,看了很讓人感動,不只是服務,更是學習。先有付出的服務,後有學習的收穫。可以邀請慈濟的師兄師姐來為試務開一堂樂在服務的課程,才不至於錯把服務當施捨。

有了桌子的午餐特別美味,孩子們享受自立自強的快樂,就連家長們也能好好的吃個飯,說個話,喘口氣。

考完試後,家長們又面臨到停車卡消磁的問題。昨天,提著大包小包冒著雨走到地下一樓停車場,再開車過來接孩子,離開前還搞得人仰馬翻,期望今天能直接離場。

我見證了一場不及格到及格的身心障礙大型考試。從第一天難民營的體驗,一進科學樓穿堂,人滿為患,休息室裡也滿滿都是人,我請老師多搬幾張椅子出來讓家長們能坐著。好不容易看到一間空教室,裡面全數的燈開著,冷氣開著,誤以為是休息室,進去坐,還被趕出來。才知道原來只有一間休息室,竟然還是階梯教室,也難怪坐輪椅和推助行器的考生只能在穿堂窩著。若說要防疫,國北教也該多開幾間教室。更別提中午的午餐時間更是慘不忍睹,腦麻生沒有桌子可以自行用餐,馬斯洛最底層基本的生理需求沒有得到滿足,肯定引起軒然大波。

試務人員解釋往年天氣好,考生家長可以在校園四處逛,就不需要多開休息室。想請問雨天備案有加開休息室的選項嗎?雨天備案有哪些異於晴天的呢? 

我在3/26晚間8點多發文,在臉友們的轉傳分享,也在朋友們的努力下,聯繫到張廖萬堅委員,委員與辦公室的同仁們緊急的聯絡試務中心。特教司司長,副司長與國北教提出的方案,從隔層山的官方語言到貼近特殊生的需求。

3/27許多家長一進科學樓穿堂就發出驚嘆聲,我們知道這是經過許多人的日夜聯繫才能感受到的溫度。我能做的就是把這事件記錄下來,供未來舉辦類似活動的參考。

試務人員辛苦了,服務的學生辛苦了,我們考生家長和考生也辛苦了,為了讓大家的辛苦是值得的,明年112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院校甄試,也可參照此次第二天的標準,甚至再多為考生多做一些。

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要搬桌子啊?

「還不是有個愛抱怨的家長,還叫仙女老師咧!」

幾年後,或許還是有人會問「為什麼要搬桌子啊?

答案會變成,「我也不知道啊!搬就對了,這樣就不會被罵了。」

也就拉高了身心障礙考試的規格,體現教育人的價值與情懷。

教育不是你怎麼說,而是你怎麼做。

老師帶頭做,學生看著看著就會做。(仙女老師TED六分鐘短講連結)

一。2022/3/29新聞連結(腦麻生安排階梯教室.... 身心障礙生大專甄試挨批像難民營)

二。2022/3/30111學年度身心障礙學生升學大專院校甄試試務改善的重要推手

三。2022/3/31新聞連結(身障生升學考場安排糟引眾怒 立委提案譴責教育部)

四。2022/9/262023年身心障礙學生升大學增設中部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