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9日 星期五

仙女老師的特教講座傳遞的是溫度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如果時間允許,我會允諾擔任特教講座。

教師場超難講,改作業,聊天,坐後面。

我期望自己能成為特教老師的得力援手。


我會不厭其煩請老師往前面坐,收起聯絡簿。

當老師們聊天時,我會閉上嘴,讓他們先說。

我會板起臉,跟大家說,「老師不應該要求學生上課心無旁鶩,研習卻旁若無人,視課室規矩為無物。

我不能讓沒有意願的老師干擾想聽講的老師。

老師們拿著聯絡簿離開,簽了名的研習時數。


開場講我怎麼班級經營,再換洪瑞聲胖子主講特教電影院-生命的舞動談正向聚焦。


中場休息十分鐘,老師們走了大半,就沒回來了。

場子反而更熱了,胖子從電影引導到如何對待特教生。


即使我們搭檔了四次,他每次都有新招讓我耳目一新。

將理論帶入影片,藉由他人的生命反思現實中的教育。

老師們舉手回答更踴躍,互動更多,大家更珍惜彼此。


我聽到了不同的觀點,老師說因為主角以前是正常人,所以當他受傷後,他就還是維持以前的說話樣態。反而另一位主角因為先天障礙,自卑而沒有自信。


我提出自己的看法,我通常會用「一般人」而非「正常人」。

我也常跟平平安安說,她們是出生就有障礙,不是不正常。

對我來說,坐輪椅的胖子也是正常的,他這麼的努力上進。

就正向聚焦而言,這是聚焦在身分認同,相信自我的價值。


16:00,我坐在第一排跟老師們一同看影片,有位老師拍拍我,我嚇了一跳。她說要去接幼稚園的孩子放學,我知道這是對講者的肯定,即使我看不到她,她仍向我致意,無上的榮耀啊!好棒的情感連結!


結束後,和老師們閒聊,有些老師的離座是常態。

我們讓留下來的老師們感動,讓他們的能量持續。

就會有孩子受惠,有家庭受惠,老師散發著光芒。

改變很難,不是做不到,滴水穿石需要靜待時間。


我陪胖子搭307,第一班公車很擠,司機先生說「下一班車一兩分鐘就到了,搭下一班好嗎?」

下一班10分鐘才到,司機先生看到坐輪椅的胖子,戴了手套,下車,把後門的斜坡拉出來,鎖上,放下,再讓胖子上車。斜坡推起來解鎖,放下,再收回。

我能為弱勢者做什麼呢?


寫下我看到的好人好事。

讓講座中留下來的人有繼續向前的動力。

這樣就很好了啊!

晚間新聞播報著太魯閣號駕駛袁淳修在殉職前仍奮力踩剎車,謝謝他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