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9日 星期二

以終為始的教育觀─讓我們從欣賞孩子開始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先說結論:高二的安安能在水裡換氣了。

安安早產缺氧,出生被判定腦性麻痺。

沒出院前,我上網查所有她可能做的治療項目,打電話到醫院預約物理治療,治療師問小孩多大?一聽到還在保溫箱,就叫我們不用急。

做媽的慢不下來,上網查到游泳對腦麻的孩子幫助很大,水中浮力讓孩子放鬆,肌肉不會過於緊繃

我幫平平安安報名了嬰兒游泳班,一群大人興奮得像在沙灘上,比基尼辣妹換成了戴著脖圈的嬰兒,爸爸媽媽笑得比嬰兒開心。安安不肯下水,又哭又鬧,張力強大到像在與世界抗衡,我的眼光偶爾飄向一旁,別人家小孩優遊自在,像回到了羊水裡。十幾個孩子中,安安哭鬧得兇,游泳池水溫又低,安安冷得發抖,教練看我們上得吃力,也莫可奈何,一期結束,就轉往醫院水療。

榮總水療池不大,安安待在裡面,泡泡水,玩玩具,半小時療程,再趕回幼稚園上學。

再大一點,白天的時光排滿各種治療,聽其他家長說振興醫院晚上有水療,實在是一大福音。就能好整以暇,吃餐飯。也不過就是買便當,在推車上餵平平安安,再一個個換泳衣,戴上浮袖下水,30幾度的水溫,是舒服的,甚至有泡溫泉的感覺,晚上人少,沖洗時不用排隊。白天上班,晚上帶孩子復健,氣力幾乎用盡。中山北路六段,車很少,一段靜謐的時光。

安安小一,復健科醫生說,過了早療期,孩子要把大部分心力放在課業上,不必特別復健,但要培養孩子運動習慣,走路和游泳都好,家裡因此買了跑步機。

小學,安安持續水療,稍稍讓她把頭放進水裡,萬般不情願。只想戴著浮袖往前走,要不就是我牽著她,頭朝上的踢水,與游泳的距離很遙遠。

國中,安安念特教班,不用再反覆抄寫看不懂的功課。三年,導師在早自習帶她做物理治療老師教的動作。國一校外教學,老師為她帶輪椅出門,走累了,坐上輪椅,推回學校。到了國三,自發的要求老師讓她多走路,能不坐輪椅就不坐輪椅。

安安善用小米,設定基本步數5000步,跟助理老師比賽誰的步數多。不足的步數,放學後,我把車停在路邊,陪她一起抓寶,感謝寶可夢。每當我累得需要休息,晚上就讓安安邊看電視,邊走跑步機。走跑步機不會增加小米手環的步數,這是她沒有動力的原因。

高一,學校裡早自習不再是運動時間,取而代之的是每週兩堂體育課,同學們上團體課,行動受限的安安則是一名專屬的體育老師。一人體育課,有時候在教室物理治療,有時候走操場,在老師的鼓勵下嘗試不同的訓練。

運動量比國中明顯少了許多,我又想起了游泳,每週帶安安上一對一教練課。教練很有耐心,給她信心。常常跟她說,「你可以的」,陪著她來回不停的游。

安安能夠學到什麼程度,我並不清楚。但我知道要給她機會,幫她找到欣賞她的教練,持續練習,經過一段時間的等待,改變才有可能發生。

安安把頭往上抬,換氣的瞬間,我眼睛亮了起來,人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學游泳的目的是什麼呢?培養安安運動習慣。肢體不協調,曲著膝,駝著背,走得滿身大汗的她,還能有另一種選擇,在水中靠浮力自在移動。

以終為始,回頭檢視,初衷仍在。

#幫孩子找到欣賞她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