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8日 星期四

溫度來自於同理你的無助與不安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20182是我第一次到國教院教課,教校長們「故事軸線與感染力」。

今天教的是主任班,算一算到國教院上課也滿三年了。

通常上完課就離開,很少知道國教院開了哪些課,有哪些講師。

兩年前,無意間,聽到副座會到國教院上課。

要不他前一週上課,我後一週,我們總沒能遇到。

下午搭電梯,聽到副座有課,我問了隔壁的主任,「副座姓馮嗎?」

第一節下課,我到副座班級外,他們還沒下課。

第二堂下課,我又再過去教室外,副座下課了,不在教室裡。

副座不認識我,我也沒見過他。

美芸幫我找到了副座,我遞上了我的書《不怕輸就怕放棄》。

見面那一刻,我的眼淚就沒停過。

安安幼稚園畢業,要入小學時,轉換了學習環境。我一直很擔心安安的安全,廁所距離,無障礙廁所,教室的位置,導師好不好……,學校的軟硬體,沒有一件不煩惱。

安安當時使用後拉式助行器,拖著前面兩輪往前移動。

我們去參觀學校,有無障礙廁所,門卻極其難推。安安力氣小,根本推不動。我們也不知道有沒有助理員可以陪安安上廁所,一切都是未知數。

跟學校反應了廁所問題,也還沒處理。

又是個求助無門的狀況。

開學第一天,七八點,我打了電話到台北市教育局,慌慌亂亂的,不知道要撥那個分機,逕自撥了局長辦公室,接電話的人跟我說「媽媽,我是秘書馮清皇,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

我說了安安無障礙廁所的門打不開的事。

他說,會請學校處理。

我語無倫次的說著種種的焦慮,學校處理慢條斯理。

他很有耐心安撫我的情緒,設身處地不只是形容詞。

他說「媽媽,你拿支筆把我的電話抄起來。」

他給了我辦公室的電話。

他又說「媽媽,明後天是星期六日,如果你還是不放心的話,我給你我的手機,你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

一組電話號碼有神奇的力量,我不再提心吊膽。

我把號碼放在皮夾子裡,在家看著,出門帶著。

安定心神,供奉著,沒想打擾秘書的假日生活。

副座沒有把我的求救電話轉到其他分機,

耐著性子傾聽,了解狀況,建立信任。

甚至預先想到家長假期中可能的不安,

每當我遇到無助的家長,總會想起典範的同理。

很開心能當面對副座表達10年前的感謝。

#哭得悉哩嘩啦的

#副座叫我仙女老師耶

#這輩子最想當面感謝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