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華岡藝校:老師,我還不想下課耶!

華岡藝校讓我想到大小S的「十分鐘的戀愛」,誕生了「老師,我還不想下課耶!」的講題

能夠讓學生不想下課的課堂不多,至少我每學期都成功了好幾次。重點是學生不想下課,不是我不讓他們下課。以前修教育學程的老師說:「老師有五十分鐘的上課時間,學生只有下課十分鐘,不要剝奪他們的時間。」這話我銘記在心。

歐洲回來之後,有一陣子我陷入了做白日夢的虛無飄渺,嚮往德國、奧地利的小班制回台灣後,<親子天下>寫到芬蘭教育值得借鏡,唉人家一個班級不到二十個人的小班教學,學生得到老師關愛的機會甚多,有助於提高學習效率與能力培養,教學沒有進度壓力社會氛圍尊重教師教學專業,家長不干預教學,支持學校多元且充滿變化的作業光小班教學與尊重教師專業這兩點,台灣實在望塵莫及。

        國情不同,制度不同,不宜類比,畫虎不成反類犬。

在台灣一個老師在課堂上要面對四十五張可愛的臉蛋,我期許自己每一堂課都能看到每個孩子發亮的眼睛,也難怪每堂課下課我都格外疲憊。華岡藝校的老師們更了不起,學生一百雙眼睛的距離應該比捷運班次還要密集吧。如果是我,下班瞬間虛脫!

山不轉,路轉。

在台灣,沙丁魚般的課堂,我找到自己喜歡與學生也買帳的方法,我們師生在課堂上都很享受「槍林彈雨」的衝擊,笑聲不斷,學生可以說想說的話,可以自己選擇離黑板最近的位置,或站或坐,都是學生主動學習的姿態,很美!


有時候,下課鐘響,我們還會不經意地說出「怎麼這麼快就下課了」的肺腑之言。

       演講時,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萬芳學生的程度比較好,我們的學生……。」我只想說改變並非一蹴可幾,篳路藍縷的歲月已過,而我一修再修的教學法轉眼也邁入第十六年,它幫助我更了解學生與自己,也找到自己的教學風格。套句楊智鈞醫生跟304說的話:不是因為某件事很難做,而是因為你不想做讓事情變難。」



謝謝老師們這個下午聽我說故事,老師們發亮的眼睛也給我很大的鼓舞,尤其提問時候的互動讓我相當珍惜,這跟其他學校有相當大的不同還有,遇到可愛的雯琦,如她所言「他鄉遇故知」,趕跑了我所有的緊張。謝謝雯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