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3日 星期一

媽媽必備的正向思維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平平安安18歲,生日快樂。

18 年是多長的時間?

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

平平準備學測,壓力很大。跟物理治療師說,「媽媽太正能量,什麼事都能正向的思考,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她做不到。」

孩子想的跟媽媽不一樣,畢竟她是孩子,我是媽媽。

如果沒有正能量,職業婦女就沒有辦法把兩個腦性麻痺的孩子帶大。

我確實很感謝我的孩子,他們是來報恩的。懷孕不到一個月我考上公立高中正式老師。

她們也為我帶來世界上最大的難題,身心障礙手冊,重大傷病卡,腦性麻痺,從來沒想過迎接新生兒,愁容多過於笑容。

17年,漫長的歷練,是考驗,是修練,是鍛鍊。

正能量在絕望的土壤中發芽,在微小的裂隙中滋長,長成參天大樹,還可以供人乘涼。

四個月前,安安在學校受到重大驚嚇,變了個人,愛笑的她不笑了,愛說話的她安靜了。

眼神像受傷的幼獸環顧四週,突如其來的大哭,哭到停不下來,沒有食慾,夜裡突然驚醒。一整天講不到幾句話,好不容易說了話,前言不接後語,面無表情。

我突然想起我的學生T也曾經如此失神,還好那時候我全然地支持她的媽媽,她母親當時的焦慮我感同身受。

以前我們班學生Y出狀況,當下只有Y一人,Y說「旁邊有人」,我問Y,「那你跟他說什麼?」輔導老師說,我很有同理心,沒有否定Y,而是順著他的話對話,這是她從我身上學到的。

我跟安安的對話也變成,「你旁邊有誰?」

安安的失魂落魄讓我極度恐懼。想到,就哭。看到,就哭。躲到房間哭,爸爸跟平平輪流在客廳陪她。我哭完再若無其事地回到客廳,安安說「媽媽不要哭。」眼神渙散的說著。

安安手抖動得厲害,無法寫字。

臉洗不乾淨,衣服褲子正面穿成反面。

原本可以幫忙我在線上課程前,進zoomWebexGoogleMeet,變得愈幫愈忙。

我們開了家庭會議,目標只有一個,要讓安安好起來。一開始就努力,一定會有成效。

愛是強而有力的藥方。

我好希望安安好起來,恢復正常。當我在潛意識裡用到「正常」這兩個字,我反而嚇到了,那不是我平常會用的詞彙,我通常是用「特別」。

安安沒有辦法回到以前那樣,就不愛她嗎?

想通了這一點,更加明白愛是沒有條件的。

我們全家花很多時間陪伴安安,接納她。

老師和醫生也給了我們超乎預期的協助。

讓我們經歷這一場,肯定是有意義的。

無數次的眼淚拉近了我跟平平的距離。

安安說,媽媽是太陽,照亮所有的人,我最愛媽媽。

平平說,媽媽是夕陽,別人看到的是夕陽的美,沒看到的是她用盡了氣力。

我問安安,「你旁邊有誰?」

安安說「愛我的人。」

「是媽媽,還有爸爸跟平平。」

孩子平平安安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這不是他們一出生所有父母的期待嗎?

祝平平安安生日快樂。

祝天下孩子身健康。

#安安說長大了不訂卡通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