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6日 星期日

此時,此刻,都是唯一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我從小住在眷村,懷德新村。家裡很大有院子有閣樓。

小時候,常有人問我名字裡的「懷」是不是這樣取的。

 

我爸會跟我說他17歲就離開海南島,來到台灣。

爺爺要他收拾行囊跟著爺爺的朋友到碼頭搭船。

跟奶奶道再見的爸爸,天真想著很快就會回家。

他以為只是去外面世界走走看看的短暫的旅程。

 

船上的生活吃不好,睡不好。船艙裡味道不好聞。

我像在聽很久遠的故事,聽著爸爸對父母的思念。

 

透過朋友聯繫,大陸託人來了信。

說父親的軍職給家裡添了大麻煩。


大陸的嬸嬸固定會來信,寫著叔叔身體不好。

附了幾張照片,結尾告訴我們家裡急需用錢。

 

分離多年,爺爺與叔叔相繼辭世,爸爸也就不是那麼想回去。

大抵也是沒見過的親人,叫得親熱,要買車,翻修房子的錢。

 

開放返鄉後,嬸嬸年事已高,催促得急。

爸爸也下定決心想回去看看從小生長的地方。

 

台灣親友來歸,嬸嬸歡喜得很,辦桌宴請村裡的鄰居。

房間裡特別為我們新買蚊帳和電扇,對我們很是殷勤。

爸愛吃海南雞,餐餐都有海南雞,鮮嫩多汁相當道地。

客廳地上是砂石地,雞骨頭直接往地上吐,吃完再掃。

 

爸爸好幾次提了要去看爺爺的墓,嬸嬸帶我們四處遊玩。

爸爸執意要去拜祭爺爺,顧左右而言他的嬸嬸吐了真言

爺爺過世時,家裡經濟很不好,隨意地找了個地方安葬。

一大片的荒蕪,指了個小小的碑就說是爺爺長眠之處。

 

我爸當場嚎啕大哭,軍人出身的他鮮少如此表露情緒。

爸啊!爸的叫著,叫得我也淚眼汪汪,嬸嬸倒很冷靜。

爺爺若地下有知,相信必定能感應到父親的萬千情意。

我才真真切切體會到小時候父親跟我說過想家的心情。

 

5月18日因疫情停課,5月31日復課。

疫情險峻,又宣佈延長至6月11日。

每次宣布停課,又再延長在家時間。

讓我想起父親以前跟我說過以為很快可以回去。

又因為政策或是種種原因不能回去,反覆煎熬。

歸鄉之路遙遙無期,一拖就拖了五十年。

 

段考前平平把要考試的科目課本帶回家讀。

腳扭傷後沒來得及把課本帶回學校就停課。

很多學生以為再過幾天就能回到學校上課。

課本放在學校,線上課沒有課本很不方便。


很快就能見面,很快,是期待。

人算不如天算,現實,很殘酷。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珍惜當下。

此時,此刻,都是唯一。

今時,今日,正是永恆。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該有位仙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