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從「與校長有約」談班會課如何進行(中)

生龍活虎的班會課
上一堂最後十分鐘,學生熱情的想要「與校長有約」。
第二堂,數學老師病假,我們繼續「與校長有約」
我一進教室,各組白板全貼在黑板上,學生沒去308借白板,有的組直接將意見寫在黑板上,或寫在白紙上繼續寫著他們的心聲。
這真是奇景,學生願意「與校長有約」,洋洋灑灑,這絕對是全國唯一一例,空前絕後。
小雲拍下了這動人的一幕。



司儀退居幕後
仍舊笑臉迎人的司儀小鈺要求各組派一到二人上台報告四分鐘,其他人可以在下面發言提問,她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了。

到底哪些建議呢
不是謾罵,具有建設性,是學生想「與校長有約」,我想聽聽學生想跟校長說什麼。反正這些都只是暫時討論的過程,最終交出去的「與校長有約」的單子都是精簡後的。







小昕腸胃不好,經常蹲廁所好久,不等學校打槍她,我們全班已在笑聲中否決她了。

小茵說:「教室牆上有洞,一整天八小時,風吹進來真的很冷。」
天啊!這可不是匡衡鑿壁偷光的人工洞啊,如此地天然大家的好奇心全轉移到牆壁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洞呢?匪夷所思。 

我一看到「師資待加強」,馬上問什麼意思,我當然知道不是說我。

學生反應很快就說:「仙女不是在說你啦!」「我知道,那是誰?」學生把科目名稱講了出來(在此消音)。「那你們會在會議中講出來嗎?」「不好意思啦!」「如果你們選擇不講不好的老師,應該更明確地表達自己的訴求,或者選擇說出好的老師,沒有人規定你校長有約,只能批評不能讚美。萬萬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給學生「選擇」的權力
我不知道學生怎麼能想出這麼棒的答案?
  為什麼不能讓想參加此會議的學生都能躬逢其盛呢?
我沒在學生面前讚美這個答案,就是靜靜地聽學生慷慨激昂地展現他們對學校的愛。
但我也知道學校會打槍學生的理由會是─我開放了你又不一定會來、學校場地不足。
願意開放,是校方的器度。事前調查人數,是校方的誠意。解決問題,是雙方的共識。
  讓學生有「選擇權」,是教育的一大進步。  
                 
做出雙贏的選擇
  班長
我們的班長小晴只要不大聲地兇她,她能夠委婉而且精準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她會在班會之後先挑幾個能馬上看出成效的建議填在「與校長有約」的單子上,給足學校面子。
例如:將泳池淋浴間由五支吹風機換成X支,或維修故障的吹風機,下課僅僅十分鐘,三十個少女如何使用個位數的吹風機呢?也難怪很多少女被迫週週生理期。

導師
我看了會議記錄,簽了名,送了出去,這份記錄上唯一會被詬病的只有「」這個字。就看學校會以措詞來質疑學生的「態度」,還是體會學生恨鐵不成剛的「態度」。
現在的學生開口閉口就是「」這種情緒性的字眼,學生的「」字尖銳地寫出了實情!更多的學生對於這件事置之不理的「態度」才更讓人心寒。


校長
說實在的,學生長期以來對於「權威」這種事早習以為常。本來就沒想表達意見。不妨「站在學生的立場」與學生溝通,那裡做得到,哪裡做不到,至少,讓學生感受到「與校長有約」的誠意讓萬芳的「與校長有約」傳為佳話
如果我是校長,我自己先花錢補足不足的吹風機,一萬元買二十支伍佰元的吹風機,先展現誠意,建立威信,說到做到,就是跟你玩真的。

尾聲
這一堂課我們師生都很充實,為著同一個目標。也許很傻,沒試過怎麼知道呢!
能喚醒高三孩子的愛校意識需要花多少的力氣,也希望學校能看到,能珍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