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從「與校長有約」談班會課如何進行(上)

無精打采的班會課
班會課死氣沈沈
第一個討論議題是「敬師活動」。
早自習分組的座位,不知道怎麼地到了第一節班會課就成了一排排向前看的座位。
主席在講台上努力地取悅大家,就是沒有人想要主動發言。主席不得已只好抽籤,被抽到的人幾乎每個都說:「要想一下」,主席只好再抽下一個,一個又一個,簡短的答案引不起全班的興趣。
就連我也呵欠連連,倍感無聊。

你想跟校長有約嗎
  第二個議題是「與校長有約」,主席仍舊在講台上笑臉迎人,心如槁木的學生們根本不想「與校長有約」。尤其,這種會議通常指派班長參加,其他人理所當然事不關己。
全班一片靜默。這麼多年的「與校長有約」,學生常常被打槍,提也不想提了。
無聊到呵欠帶出了我的眼淚。

史無前例的中途上台
8:35離下課只剩25分鐘,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跟主席說我來講講話好了。
我:「我從來沒讓你們上過一堂無趣的國文課,你們的班會課怎麼可以讓我這麼地想睡覺呢?當然這不是主席的問題,是全班低落的意願相互感染。試試把你認為無趣的事情當有趣的事來做。

說自己的故事最動人
小學的我,相貌平凡、課業成績平平、體能表現不佳,但是每學期末成績單的評語皆是文靜有禮。想當年,一個動輒四五十人的班級裡,必得是出類拔萃的佼佼者才有可能當選模範生。四年級的導師謝淑敏老師對全班說:「只要你當選過模範生,這一輩子都是模範生,我們應該把機會讓給其他的人。」老師重視每一個孩子的特質,適時的讚美與鼓勵,成就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受到肯定,擁有第一面獎牌,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長大後會成為老師,但老師的教育理念一直影響我到現在。
班會課,你可以嘗試談談遇過的老師,而不是想都沒想就敷衍帶過。
在我漫長的求學生涯中,只得過兩次獎,一次是小學四年級的模範生,另一次則是大學畢業領的德育獎。
我教書之後得了許多獎,每次都是這麼介紹:「萬芳高中余懷瑾」,每一次都會介紹我任職的學校。我比其他人更期待這所學校能爭氣一點。一個首善之都文教區的學校,教學硬體設備讓人不忍卒睹。
101年,我獲得了台北市教學卓越獎,擔任評審的政大湯志民教授(今台北市教育局局長)看著我烏漆抹黑的影片問我:「為什麼你播放投影片的時候要關燈?」我訝異著他的訝異,或許他並不知道離政大很近的萬芳高中,投影機的流明度明顯不足,不關燈學生就看不清楚簡報內容。而一關燈,營造了很舒適的睡眠環境,學生瞌睡連連,惹來許多老師的抱怨。
104年,我帶學生到與我們學校一牆之隔的興華國小,「行銷台北」三次,學生每到一個班,播放影片直覺地就將教室的燈關了起來,每個興華國小的老師都訝異地跟學生說:「不用關燈。」換成了學生們訝異著小學設備的進步。
如今,換了新的校長,同學們不妨試著說說你們期望的萬芳,你比誰都期望萬芳變得更好,將來,萬芳是你的母校。
我又講了美籍譚維義醫生籌款蓋了台東基督教醫院的故事,一個在台灣奉獻了33年的宣教士,與其你們老是在私底下抱怨這所學校有多麼地不好,不妨給新校長一個機會,或許她有別於之前的校長。

長出翅膀的希望
  一群十七歲,對學校心如死水的高中生,開始對學校燃起了希望。
學生開始一組組地討論了起來,開始將答案寫在白板上,開始有了笑聲,這代表討論有了共鳴,更有的組別欲罷不能,整張白板都寫滿了,想到308去借白板繼續寫。


我幾乎每天高跟鞋跟都會卡在308兩個講台中間的縫隙,我跟小老師說:「如果有一天我再被夾在中間,我就去跑操場。」那天之後,我的安全獲得了保障,再也沒有卡縫的問題了。學生看見了問題,我也看到了他們對我的關愛。

其他請見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