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7日 星期一

日本人做得到的事,我們呢?

高三第一次模擬考文章分析,節選了李嘉誠<投資好你的同理心>。
李嘉誠以儒家推己及人的精神破題推己及人譯成白話即同理心
他將世界分成兩種人:有同理心的求成者﹔只關注自己生存的求存者
請學生回答下列問題
、「求存者求成者」二者有何不同李嘉誠如何定義?(9分)
、對作者的觀點你個人有何看法請加以評論。(9分)

這讓我想到了日本旅行的經驗  

旅行的意義
旅行對我們是冒險,隨遇而安,安安能走多遠,我們就能走多遠。安安說我休息一下,通常這一下都會很久,隨著天數愈久,休息的時間愈久,腳也愈痛。
我們選擇友善的環境走走看看在日本,我們感受到設備上的關照也接受陌生人的善意

先天不足
小學操場僅僅200公尺,安安走一圈早已汗流浹背,邊走邊問:「可不可以休息一下。」第二圈腳會愈來愈彎,背也愈來愈駝,大喊:「我不想走了,我好累喔。」到第三圈就已經精力用盡,這都是先天上的弱勢。

設施週到
洗手間的設置是身心障礙者能否順利外出的一大考量
在日本多數的身心障礙廁所獨立於男女廁之外爸爸不必隻身帶女兒上男廁,媽媽不用尷尬將兒子帶入女廁,尤其隨著身心障礙者的年齡愈來愈大,也就愈來愈不適宜走進與伴隨者性別相異的廁所。再者,廁所內相對寬大的空間,可以擺放輪椅與其他相關輔具 

專屬櫃台
羽田機場四十號櫃台一個專門為身心障礙者設立的櫃台,不用手忙腳亂或是擔心影響到後方的旅客還要一再地低頭抱歉,就可以優雅地辦好所有登機手續。

形成制度
在遊樂場排隊時,身心障礙者會有專人引導安排在隊伍旁邊等待,可以避免排隊耗時造成生理負擔,以致影響玩樂心情。說真的,這麼大的樂園,以安安這樣的身體狀況,東奔西走的,實在玩不了幾個設施就又累翻了就沒辦法玩了只能打道回府。

鐵道人情
日本地鐵站之大對安安而言就像是走操場十圈若碰上樓梯,我們得繞道走到更遠的地方搭電梯,走了候車處,大包小包的行李早讓我們揮汗如雨。
所幸,無論多擁擠的車廂,每一次都有人注意到行動不便的平平與安安,即使我們只站在車門邊都會有人拍拍我們將位子讓給這兩個孩子坐,甚至連帶地左右的人會起身索性將座位讓給我們一家四口。
       倘若不是太過擁擠的車廂裡,目光所及的兩個位子,我一定優先安頓兩個孩子先坐下,左右的人也會主動挪至其他空座位,將孩子身邊的位子留給我們,避免我們再去找其他座位,避免我們離孩子太遠,這樣的貼心是我感覺到的日本文化,沒有一次例外。

電梯人情
我們行動的速度不快,應該說是很慢。
更有一次有一個西裝筆挺的先生按著電梯,直到我們靠近了電梯他才離開,我才知道原來他在等候我們在熙來攘往的人群裡異國的人情味濃濃地

事出有因
   安安很喜歡去日本,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年紀小小的她感受到這些來自於環境與人情的溫暖。想當然爾,我們從小教她對於他人的協助須心存感激與知足常樂

理想世界
     當認同多數成了常態尊重少數則需仰賴同理
     這世界顧及少數人需求,協助少數人融入社會才是多元而美麗的。

以下這篇文章真是寫到身心障礙者與其家屬的心坎裡了。易君珊:無障礙的藝文節?讓我們一起從臺北藝穗節歧視障礙者事件中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