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3日 星期二

婦人之仁


學生的怒吼
民國九十一年,當時十六歲,才高一的宇倫怒氣沖沖地指著我說:「你說過:『不收遲交的作業,遲交就是零分。』有人遲交你還打分數,這根本就是婦人之仁
那次之後,我不再收遲交的作業。
除非:遲交一天寫一頁六百字稿紙。
學測手寫五十四分,選擇題五十四分,你說手寫重不重要?選擇題ABCDE隨你猜,八字重的人隨便猜都對,八字輕也別擔心至少不會空白唯獨手寫是決勝關鍵,重點不是寫得好不好,是你寫不寫得出來。
這是這學期所有的學習單,全都是書寫練習

要嘛,週五發下學習單,週一交。難一點的,甚至提前兩週發給學生。
要嘛,星期四不運動的早晨,半小時練習兩百字的短文寫作。
全班四十四個學生,我一一改完,發回。精疲力盡
通常我都這麼說:「交不交作業是你的選擇,你可以自己做決定。」
認真的學生我都是給一百分,用心的態度打動了我,再送上我親手畫的笑臉。
理由一大堆
學生甲:「仙女。某某人問你:『她學習單沒交怎麼辦?』」
我:「她為什麼不自己問我?」
學生乙:「仙女。我某個星期四請病假沒有來。」
我:「我請病假會補課,你請病假,知道要補作業吧。」
學生丙:「仙女。我稿紙寫好了一直忘記給你。』」
我:「拖了這麼多天,應該需要幾張稿紙呢?」
學生丁:「仙女。我欠的學習單都補好了,都放在你桌上了。」
我:「我只看得到準時繳交的學習單。」
學生戊:「仙女。不要當我國文啦。」
通常我都這麼說::「就算我把你當掉,我還是愛你的。」
自己找台階
孩子們,這學期的作業我都改完了
    如果你還想補交,請讓我看到你的誠意,而不是上述那些無法說服我的理由。
  當然,交不交作業是你的選擇,你可以自己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