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特殊教育的彩虹


這才是公平

2015  6  26 日,美國最高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5:4 票數通過全美 50 州同性婚姻合法化。我們能愛自己所愛,也應該成全每個人都有愛其所愛的基本權利!今天的彩虹格外耀眼。


以往的禁忌開始了平權的對待。那麼,期望不久的將來,台灣的特殊教育也能獲得更多人的重視與協助,獲得平權的權利。

當我們同在一起

小安是我們班上的身心障礙學生。他除了數學和英文課抽離至特教組上課外,其餘的時間都和我們一起上所有的課程,包含我的國文課。

特立獨行的執著

小安的國文課本盡是螢光筆畫得整齊的線條,一個班四十四個人,只有將他的座位排在講台前面,上課時我才可能有多餘的力氣關注他。

第一次發現他的認真,是默書的時候(國文課唯一的考試只有默書),當全班約莫三分之一的學生放棄了默書,在座位上無所事事或放空發呆的同時,上課不太能進入課文狀況的他,努力地埋頭寫著:「五代史馮道傳論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禮、義,治人之大法;廉、恥,立人之大節。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別人十分鐘寫完的段落,他得花比其他同學多兩三倍的時間才能寫完,看著他費力而端正像刻印似地專注,我的眼眶溼溼的。

第二次默書,班上依舊沒有多大的改變,多數學生還是倔強地堅持默書無用,紙上一片空白小安背了三個鐘頭,仍舊滿分。至於,這一段課文的意思是什麼?我想,他並不懂。我的眼眶再度溼潤。
       
       這麼「擇善固執」的孩子,我能為他做什麼?

量身訂做的考卷

第一次段考前,教學組的幹事:「懷瑾老師,你要讓小安跟普通班學生考同一份考卷嗎?」

我:「我會另外幫他出一份適合他的考卷。」

第二次段考前,我剛從貴州公開觀課回來。

教學組的幹事:「懷瑾老師,你剛回國很累,不然就讓小安跟普通班學生考同一份考卷好了。」

我:「沒關係。我一定會在段考前,幫他出好一份考卷的。」

後來,教務處的幹事沒再問過我考卷的事了。

高二這一年,六次段考,給小安的都是量身打造的考卷。

說自己的故事

除了選擇題之外,小安與普通班的學生一樣必須練習手寫題,上學期末他讓我看到分組上課對他的影響。


下學期末,小安依舊默書,但是默書的份量減少了,畢竟相較於普通班的學生日後能自在地運用古文於生活,小安訓練的僅僅是背誦能力。    
        

小安最有興趣的是繪畫,我希望能幫助他順利考取大學相關科系。


暑假,小安全家將至日本自助旅行,於是,我請他列出期望造訪的景點與當地的特色。


這樣的孩子,得之於人者太多最後一題是他給母親、特教老師和204同學們的感謝。


我想跟他一樣

多數學生看到小安的考卷,都會很天真而自然地說出「我想跟他一樣」、「我想跟他考同一份考卷」,羨慕的是考卷的簡單與輕鬆,卻忘記這是一個弱勢孩子的無助與孤單。

「如果你願意過著和小安一樣的人生,我當然也願意幫你出一份特別的考卷。」學生全都搖頭拒絕了我。

特殊生的未來

期望不久的將來,台灣的特殊教育能更適才適性,真正地照顧到這些學習弱勢的孩子,像今天彩虹飄搖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