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讓學生說故事,就能「知道」學生是不是確實「知道」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國文課堂養成一流編劇

就算是高三,就算學測當前,文言文對學生依舊沒有吸引力,反而更覺得無力。尤其荀子<勸學篇>篇幅長,更讓學生頭皮發麻。

 「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以羽為巢,而編之以發,系之葦苕,風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繫者然也。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莖長四寸,生於高山之上,而臨百仞之淵,木莖非能長也,所立者然也。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蘭槐之根是為芷,其漸之滫,君子不近,庶人不服。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闢而近中正也。」 

學生運用故事元素將這五個例證—蒙鳩之巢、射干之莖、蓬生麻中、白沙在涅、蘭芷漸滫各自改編成第一人稱的故事


對白勾勒人物形象

我:「睿宸,你挑個例子來說吧!」

睿宸挑了「蘭芷漸潃」。

他說:「就是有一個人……」

台下噪動的打斷他的話,提醒他,「要說你自己的故事啦!」

睿宸轉個身代表重新來過。他說:「我本來是不抽煙的,到了高二,有個朋友看我練團壓力很大,中午在科學樓遞給我一根煙,我們就走到司令台吞雲吐霧,我要回教室之前,他把口香糖給我,還提醒我:『去洗手,會有煙味。』這一年來,從來也沒被教官抓到過。因為仙女在,我就不說他是誰了。」他向全班眨眼像是不准全班向我洩密這個人是誰?

我連忙問睿宸:「你抽煙喔?」

睿宸:「沒有啊!可是『蘭芷漸潃』就只能舉反面的例子啊!」

睿宸善用對白刻意營造真實人物的存在,誤以為他沾染了壞習慣。

五感運用身歷其境

睿恩講「射干之莖」。

2018年的暑假,我跟爸爸媽媽去爬山,走了一個多小時,幾乎都能聞到擦身而過的登山客身上淡淡的酸臭味。山很高,路很陡,邊走邊往下看還滿恐怖的,最扯的是我還聽見我的心跳聲。從山下看有一種植物看起來很高大,到了山上一看才發現竟然只有短短的四寸,爸爸跟我說這是『射干』,因為他生長在高山上,我們才會覺得它特別的高大。」

睿恩透過五感讓我們隨著他登高山,領略環境成為射干的天賦。

加強想像營造畫面

應嘉則挑了「蒙鳩之巢」。

應嘉說:「蒙鳩用羽毛築巢,把巢綁在那個……那個……細細的植物上面。」他用手筆劃著,思索著是哪一種植物?猛地想到接續著說:「就是葦啦!風一吹來,蘆葦搖搖晃晃幾下就斷掉了,鳥巢就這樣從高處摔下來,我伸出雙手想接住鳥巢,根本來不及,鳥蛋就直接全部摔爛在碎石子路上,鳥窩裡的小鳥也死掉了,怎麼會有鳥這麼白痴?怎麼會把巢築在這種地方?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要慎選環境。」

應嘉以畫面取代說教,我們彷彿看到蒙鳩家園殘破的景象

虛實比例要三七分

恩玄講「白沙在涅」。

恩玄說:「我家裡很窮,住在貧民窟,爸爸媽媽都吸毒,賺的錢根本不夠用,品行很好的我,有樣學樣,也學著偷拿同學的東西,這就是白沙在涅,與之俱黑。」故事內容雖符合題意,但完全背離恩玄的日常。第一句才說出口,台下哈哈哈的笑聲沒有停過,荒誕呈現喜感,搭配恩玄忠厚的外表,高反差很難讓人不捧腹大笑。

恩玄驗證了故事固然可以改寫,但要掌握,三分改編,七分真實的原則,不然就成了笑話

鮮明對比充分說服

最後一個例子「蓬生麻中」,我讓一臉聰明相的孟霖表現,他一站上台嗯嗯嗯的開不了口。

孟霖:「等我一分鐘,我看課本一下。」他低頭直盯著我放在講桌上的課本。

孟霖捨不得離開講台,一本正經的說:「我家裡很窮,住在貧民窟,爸爸媽媽都沒有錢。賺的錢都不夠用,我只好偷拿同學的東西。」分明就是剛才恩玄的例子,我笑到眼淚都流了下來,他氣定神閒繼續說,「所以我就跟著走偏了,上樑不正下梁歪,就是蓬生麻中的意思。」全班笑得東倒西歪。

我:「剛給你時間討論,你現在胡言亂語,你們這組先扣一百分。」

其他組止不住笑,跟孟霖同組的組員們霎時間臉上結冰。

心榆舉了手,「我想說蓬生麻中的故事。」

孟霖以前國文課都不預習,自從來到我們第二組,現在都會預習了。這就是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心榆精準的形容孟霖,形象鮮活,我們再度笑彎了腰,可依直說笑得肚子好痛。

我反問心榆:「真的嗎?孟霖把課文翻譯抄在課本上?」

孟霖大喊著「有」,趕忙把課本攤開第二十九頁,孟霖的課本有著藍色原子筆經過的字跡。我把100分加回第二組。

學生們用五段故事說明環境對人的影響。

把自己置身故事當中

學生最清楚彼此的狀況,藉由「我」的現身說法,觀眾很快地就能「知道」台上學生的「知道」,是不是確實「知道」

加上運用五個技巧:

一、對白勾勒人物形象。

二、五感運用身歷其境。

三、加強想像營造畫面

四、虛實比例要三七分。

五、鮮明對比充分說服。

以第一人稱立場說故事有爆點、有感覺、更有記憶點。

翻譯:「南方有種鳥叫做蒙鳩」,用羽毛築巢用草木編紮繫在蘆葦的花穗上大風吹來葦穗折斷鳥蛋摔破了小鳥也死了蒙鳩的巢並非不堅固是因為所繫的地方不恰當使它如此西方有種植物叫做射干」,莖長四寸長在高山上面臨百丈深淵射干的莖並沒有加長是因為所處的地方使它如此蓬草生長在麻桿中間不用扶它自然長得很直白沙放在黑泥巴裡會一齊變黑蘭槐的根就是芷如果把它浸泡在臭水中做官的人不肯接近它平民百姓也不會佩帶它它的本質不是不美是因為所泡的臭水使它如此所以君子居家一定要選擇好的鄉里交遊一定要接近賢士為了防止邪惡誘惑而接近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