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沉默是隱藏於暴力背後的共犯,怎麼讓好人願意暫時停止沉默,試試這個方法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例行公事不馬虎

每年開學的第一堂班會課,班會記錄簿上都要列出班上的十條班規。

高三這學期的班長羿廷起手式做得很好,請同學們寫下五條班規。


接下來,她給了全班更長的時間寫下該怎麼處理。時間還沒到,學生們紛紛聊天,於是,她請大家把答案貼在黑板上。


紙上談兵成空談

羿廷將白板的答案用粉筆寫在黑板上,一人三票,票選出個人心目中理想的處理方式。尤其「叫他出去」這個答案討論得最為熱烈,「出去」,「出去」,「出去」,教室裡熱絡的叫著上課干擾同學的人出去

票選完後,處理方式沒有定論,這件事先擱著,羿廷先讓同學們推舉班級優良學生。學生們提名時,我在每組桌上放了空白紙條,優良學生選好後,才輪到我上台。

壞人的囂張來自好人的沉默

我:「請安靜,剛才在白板上同學們寫著上課秩序不佳,現在請在紙條上寫下誰會更換座位、會聊天、會出聲音干擾你的學習,寫下他的名字。」這是記名的紙條。

一分鐘後。

我拿著紙箱在各組穿梭:「請自行投到紙箱裡,紙箱有高度,別人看不到你寫的內容,你寫什麼也只有我知道。」

紙條收齊後,我走上台,平靜的抽出一張紙條,唱名上面的名字,一張接著一張。學生心知肚明的接二連三湧現怪異的表情


我講了「給貓掛鈴鐺」的故事。有個農村老鼠們非常畏懼貓,小老鼠不敢出門上學,你想說不上學正合小老鼠的心意,但是小老鼠還想出門運動和找同學玩,卻因為害怕貓而不敢踏出家門半步,老鼠爸爸和媽媽們也都害怕孩子遭遇不測,甚至也擔心自己的安危,開了里民大會,希望能解決貓帶給大家的困擾。

正當一個個處理方法被提出,又一個個被打槍

『就讓我們幫貓掛上鈴鐺吧!貓到哪,鈴鐺聲音會提醒我們要留意。』眾人鼓掌叫好的提議

此時,一個個子嬌小,臉色慘白的小老鼠細聲問:「是誰要去掛鈴鐺呢?會議就中止在這一片靜默中。

美國民權運動家金恩牧師,因為親身體驗,曾提出嚴厲指責: 「最大的悲劇不是來自壞人的暴力行為,而是好人的沉默。沉默是隱藏於暴力背後的共犯。

站起來需要勇氣

8:57,離九點下課還有三分鐘,我問全班:「那是誰要請講話的同學出去呢?

我比了比羿廷,「班長你來主持吧!」

身高150的羿廷上台,看了看全班,有沒有人呢?」班上跟老鼠們的里民大會一樣,靜悄悄。

羿廷說:那我來好了。」我心裡嚇了一跳,這個每天笑容可掬連對同學都不會大聲說話的小女生,願意站出來。

我搭著羿廷的肩,「很多人不願意做的事,你願意做,很了不起。也請同學們記得你已經干擾其他人的學習。制止你的是班長,不是羿廷。」

我轉頭看著羿廷,「如果靖瑄吵鬧,你也會制止她嗎?

羿廷立馬抬頭望著我,「靖瑄上課很專心,根本不會吵鬧。」

全班都笑了,誰吵誰安靜,學生們比導師了然於心啊!

人與人間界線分明,說出自己的需求是人生很重要的學習課題

「高三了,我想安靜聽課。」要學著說出口


即時反饋即時增強

第二節下課,學生們來辦公室跟我聊天。

「仙女,OO老師剛才說我們班好安靜。」

「仙女,我承認我高二也會吵鬧。班會課投票時,也很感謝許多人看到我的改變,當下我自己數過,我被點名了三次,代表我還要繼續改變。也有可能有比我更吵的,所以才沒被寫這麼多。剛才下課。OO來跟我說覺得我跟高二比真的變得比較安靜了。我覺得改變被別人看到了,我會繼續保持。」

羿廷來辦公室,我用無比崇敬的眼神看著她。「羿廷,你剛才溫柔的說著『那我來好了』相對於我昨天爆氣發飆,讓我體會到溫柔比憤怒更有力道。

掌握這三個方法,少數暴力會漸趨和平。

一、  讓學生自己說出問題所在。

二、  保障多數沉默者的發言權。

三、 給予犯錯學生明確的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