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系統化加分讓課堂不失溫又充滿溫度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10212月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福喜老師來我的課堂觀課,他是這麼回饋我的:「我不敢想象这是在课堂,更好像是在电视台的闯关节目。老师就是主持人,学生就是参赛选手,主持人的任务是请选手看题,选手的任务是看题并做题,给每组加分的方式就像每组在闯关。」


那是冬天下午的第一堂課,外頭冷颼颼的,教室裡門窗緊閉,好幾個學生的手還放在口袋裡捨不得拿出來,這一天我們上的是司馬光<訓儉示康>的第一段。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華靡,自為乳兒,長者加以金銀華美之服,輒羞赧棄去之。二十忝科名,聞喜宴獨不戴花。同年曰:『君賜不可違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矯俗干名,但順吾性而已。」

向學生介紹來賓之後,我拋出第一個問題。「第一題,請看課文第一段,『忝科名』的意思是什麼?」

有些學生午睡剛醒來,額頭上還留著趴睡紅通通的印子;有的學生中午到社團排練,才正準備拿便當出來吃,教室裡有著老房子陰沉的基調,既緩慢又無趣,慢到沒有人願意打斷這份散漫,唯獨我。

我從講台往下走,才走到第二排,我又說了:「最快答對的一組才加分。

這時候原本在翻課本的學生指尖變得靈巧了,有些學生放下便當,有些學生趕忙把課本拿出來,快馬加鞭,第三組寫上了「僥倖中進士」。

我為第三組加了兩分。

第二題:「聞喜宴獨不戴花。」「聞喜宴」是什麼意思?

用基本的題目,課本上就看得到答案的題目先找到課堂的節奏,節奏明快,不拖拍,學生自然就會跟上來。三五次上課之後,學生發現老師就是這麼上課的,就會提早把課本拿出來,提早把便當放在桌子的邊邊角角而不是讓便當鳩佔鵲巢。

先行者先加分

講到「同年」是同榜登科,我想補充孟郊<登科後>這首詩讓學生們想像登科的雀躍,哪裡知道我才講了「孟」,酷愛閱讀的冠霖馬上「啊」的叫了出來,「仙女,我知道。」

我:「冠霖,我連題目都還沒說完,你就知道我要問什麼?」

冠霖:「仙女,你要講孟郊的<登科後>。」

我:「你會背嗎?上台來背給全班聽。」

冠霖迅速的走上台,背出「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他一背完,班上跟他交好的那一群男生發出嘶吼,讚嘆的嘶吼,冠霖一下台,就像演唱會一般一一的跟台下擊掌,確實值得讚許。

我在黑板上冠霖所屬的第六組劃上「正正」,。

我才正要解釋<登科後>的意思,銘芳馬上舉手,「仙女讓我說。」

我笑著問銘芳,「剛才,我說了一個『孟』冠霖就知道我要問什麼?現在我一個字都還沒說,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

銘芳說:「仙女,你一定是想要解釋<登科後>這首詩的意思。」
「孟郊很慘,又沒有錢,也沒人賞識他,考試怎麼考也考不上,一直到46歲才考上,他超爽的。這首詩就是孟郊寫他中進士很開心的心情。」

銘芳快講完,我就看到第二、五、六組都在寫白板,銘芳一講完,我準備做個小結論

第二和第六組幾乎是同時把白板舉起來的,尤其淯騰舉起板都會拉長音的大喊「啊!」第五組緊追在後的趕忙舉起白板

這三組白板上同時寫著「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我在黑板上第二、五、六組劃上「正正」。

台下三組怨歎的說:「我正好想寫」

我說:「沒關係啦!下次就先不要考慮對錯,寫了你也可以加分啦!更何況我什麼題目都沒說,是同學們自己猜題自己幫自己加分的。」

就這樣學生在我開了頭之後,自己接二連三完成題組式的學習,我能回報他們的只有黑板上鼓勵的分數。
  
我下課後去看銘芳的課本盡是參考書或網路上查來的資料,難怪她能在我的問題中不斷的自問自答,也提供別組答題的機會,每每讓其他學生嘖嘖稱奇。

後起之秀分數為王

勇敢的學生本來就敢回答,對於好的答案充滿自信,胡亂回答也不怕被同學笑,反而覺得引起共鳴效果十足。

向來不敢回答的學生透過分數傳遞愛與勇氣,愈害羞愈有包袱的,給分愈高,他們就會舉手了。就算一時退縮,每回鼓勵都會在心裡助長他們把手舉高一小節,現在念大三的小志就曾經跟我說,「仙女,你這種加分方式真的很棒。我以前從來沒舉過手,就是因為你說沒回答過問題的人加分比較高。我們這組鼓勵我『小志,你舉手啦!你舉手分數比較高,我們這組就冠軍了。』」小志抱著救世精神,欣然舉起手,翻轉了他自己的學習。

加不同的分數,依照程度鼓勵,人人與自我競爭塑造安心回答的教室氛圍。

系統化加分可以這麼操作:

一、  計分表寫在看得到的地方,師生有感。

二、  題目容易,加分一致。學生亦步亦趨。

三、  題目愈難,加分愈多。學生絞盡腦汁。

四、  飢餓行銷,限縮答題者,學生搶爭先。

五、  成就團隊,分數促使成員鼓勵弱勢者。

福喜老師的最後回饋是這麼寫的:「您给每位学生测试,照顾了大家,尤其是那些在刚才发言中较弱的同学

老师的手段高明,敦促课前学生积极准备;上课时视频导入,吸引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课中每个团队积极发言,以最快的速度答案写在答题板上并晾板。这种方式加深了学生对知识的记忆,会的同学先说,不会的至少听到了,然后是写,再是老师的讲解,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知识不断地在大脑里重复

课后每个团队会在合作中和在队员相互监督中学习,因为荣辱与共

作为老师,需要有多少投入才能做到您这样的师生互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福喜老師看到了我運用分數鼓勵學生,運用分數凝聚團隊,更運用分數發酵學習多了情味

對我而言,分數是策略;對學生來說,分數是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