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學測之後,學生怎麼做?

高三下學期的班會課和早自習,我們進行「兩分鐘短講」,前一天公布講題。

這一週的主題是「我的選擇─繁星、申請或指考」,當天抽籤決定講者,計時器放在講者面前倒數計時兩分鐘。計時器響起開放台下觀眾提問,全班再給予具體回饋,再抽下一支籤,以此類推。


面對未來四年大學該何去何從,學生們是如何做決策?蒐集資料、分析勝算、決斷過程執行方式與善用資源,而這些決策又可能帶來哪些風險?該如何應對

        學測成績出來已近一週,我多半針對學生的性格與專長,還有家長的考量給予不同的建議,但主角終究是這群十八歲的孩子,人生是他們的,他們又是根據哪些原因做出最終的選擇,我也很想知道。


 瞻前顧後的申請
小涵打從學測成績出來後,我詢問過她幾次「想怎麼做」她從沒正面回答我,卻經常跟我提及她到圖書館又借了哪些新書,我也沒想給她太大的壓力。

       上週媽媽打電話給我,我們猜想她或許是暫時性逃避,直到這週一她才願意與我談起這個話題。她選擇了申請,面對著全班把她的顧忌說了出來,擔心學校排名不夠好,學校風評不好,這些擔心導致她做決策時三心二意,太過重視外界的聲音,就聽不見心底的吶喊,若有一絲一毫的委屈與不願,何妨重新評估呢

既然參加申請,將來定有面試的機會,班上學生針對小涵上台的表現給予中肯的建議。



申請與指考一把抓
       這樣的抉擇對我們的學生很危險,易立志,難執行,兩邊都想要的結果就是什麼都沒有,舉棋不定這邊做一點,那邊做一點,兩邊都無法卯足全力,最終會流於形式上的應付徒留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慨嘆。

小安是個容易臉紅緊張的學生,同學們給了她指考時的一些建議。




無路可退的指考戰士
徽徽的目標很明確,從高一就只有中文系,學測國文在她心裡只有兩種分數,一個是十五級分,另一個不是十五級分。學測結束她就知道要考指考了,是全班最早為指考起步的,做了選擇就全力以赴,沒有退路就只能往前。

班上能為指考的徽徽做些什麼?同儕間如何激勵



繁星中的家庭革命
高二選組,傾向第二類組的羿汎硬是被父親叫來一類組,中間也有兩次轉組的機會,她都依了父親的決定,將就著待在一類組

         此次繁星,羿汎想選數學系,父親希望她念化學系,擔心她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羿汎這次想堅持自己的選擇好好為自己打算。決策後不會馬上知道結果,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沈澱與發酵,但她肯定學著為自己往後的人生負責,父親也不會成為日後推諉的藉口

        如果繁星照著羿汎的想法填,我們來猜猜父親會有什麼反應呢?




準時已經成為重要習慣
       高三的早自習還能全班到齊,是讓導師甚為安慰的事,三年來教的也都是同一件事,這終將是304學生帶得走的資產。


從游移到篤定的自信
        梓芳和子安依序上台報告了各自的拉扯繁星與申請,申請與指考到底哪一個人能打動台下同學的心認真地說自己的故事應該是最容易準備的方向,也最動人。




你有多想要就會多努力
欣慰地看著學生的回饋,從高一教到高三確實有了長足的進步,具體而微,可見學生不是不知道怎麼做,實在是立志易,執行難,班會記錄的學生總能一針見血回到問題的原點。


繁星已經落幕,等著三月八日放榜,期望這些一路堅持的孩子們都能歡慶豐收,更要感謝我們的輔導老師范昕玲老師,她一直是所有導師與學生最強大的靠山

那麼申請和指考的孩子呢?親愛的孩子們,人生總得為自己的渴望認真一次,你有多想要,就會多努力該準備備審資料,該念的書都放在心上,放在案頭上,反覆琢磨就會更靠近你的目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