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7日 星期六

這些互動,這些笑容,都會給我許多的能量

異於往常從後門進教室,1023日這天,我走了前門。


我一進門又華就說:「仙女,你看心祈上課了還在睡覺。」

心祈坐在第一排,整張臉埋在桌上,我就站在她正前方。

我平靜地說:「她想睡多久,就讓她睡多久。反正她知道仙女來了,就會醒來。」我臉上是笑著的,嘴角上揚的。


這時候,我注意到心祈的頭抬了起來微微的轉向右邊的又華,心祈在笑,那樣的笑甜甜的,心照不宣的,卻也帶點賊賊的小聰明,眨著眼睛對又華說:「看吧!我就知道仙女不會罵我。」她是個上課三不五時就會問問題的小女生。

我才走到講台上,教室正中間的昱翔舉手了,「仙女,我來上輔導課喔!」

「喔!好啊!」沒報名輔導課的他留下來了。

「今天上課兩兩一組,不要有人落單喔!」教室裡十來個學生倆倆併桌。

這是星期二,四點到五點的輔導課,萬惡的輔導課,許多學生能躲就躲的第八堂課,有的班級甚至連這堂課都開不成,四點就開開心心的放學。為了讓輔導課多點甜蜜的元素,這學期的冠軍隊都能得到獎品,即使只是一包餅乾或者一盒糖果,都是我特意準備的。

下課鐘響,冠軍的思又和韻婷拿到了獎品,他們問我:「仙女,這是什麼?

「打開來看看吧!我星期六回娘家,我娘給我的馬來西亞土產。我自己也沒吃過,我娘只給我一盒,就是這一盒。」

思又打開來看了看,「是花生糖耶!」「仙女給你一個。」

幾個學生分了分糖果吃了起來,我轉手把花生糖給了奕融,「辛苦奕融了,剛才幫我去辦公室拿土產到教室。」奕融呵呵呵的收下了糖果。

這些互動,這些笑容,都會給我許多的能量,在我想要放棄的沮喪中,在我以為我自己做得夠多的埋怨裡,在我快要忘記初衷的堅持下,提醒自己,再多試一些方法,再多一點時間,讓更多的學生展現那樣的笑容或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