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9日

台北與新竹科技藝塾電腦繪圖班熄燈

作者:仙女老師余懷瑾  

2020.7~2024.6四年,電腦繪圖班熄燈了。


5/28之前,有家長在群組裡tag助教,她就會留下類似的文字。


「我工作沒有加家長賴的習慣,且我發現大家賴我大多是說請假的事情,這些其實在群組講就可以囉😁而且大家現在請假都習慣在當週三前先填寫線上假單, 真的很棒喔^O^再次謝謝各位家長的體諒與配合唷!!


搞得家長不明就理,有些尷尬。


5/28上午,葉老師在李老師的要求下,在群組打下列文字。


「我今天整理名單,把大家加好友了,不過還是以大群為主要聯繫的地方。」


家長又不明就理,不是工作沒有加家長賴的習慣嗎?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這一串文字,我就猜到李老師要葉老師跟家長加line,就是要把學生全部找過去,自己開立新班。


那一刻,我滿受傷的。


怎麼不直接跟我說,要搞這些小動作呢?(我又不會教電腦繪圖,又不會跟你搶學生)

 ---------------------------------------------------------------

20207月,我在台北設立「台北科技藝塾」。

 

我為什麼成立這個班?

 

我想讓特教孩子們除了打掃,做肥皂,做餅乾之外的技能,也能學習電繪,為學習打開不同的視野。

 

我是創辦人,招生,寫文,親師溝通,讓孩子們有個溫馨的學習環境。

 

我請李老師從彰化來台北教安安電繪,從沒有簽訂任何合約。他那時是PTWA的鐘點教師,也沒有與PTWA簽合約。

 

李老師的高鐵費用和學費都由家長負擔,他帶了葉老師擔任助教。

 

為了能成班,我拼命地幫安安找同學。要說服特教家長讓孩子學電繪很困難,還要自費上課更是不容易。他們不是很相信孩子可以學電繪,在我極力鼓吹下,抱著嘗試看看的心情,第一班連同安安共6個學生。

 

同時間,我還要找場地,很感謝校長無償借我場地,是很棒的電腦教室,有桌機,有冷氣,家長和孩子都能待在教室裡。我也允諾校長,舉凡學校用得到我的地方,對學生、老師或家長的課程和演講,我義不容辭全力支援。日後,有桃園,楊梅來的家長,也因為學校離火車站很近,節省許多交通時間。


10堂課後,有位家長看不到孩子的學習成果,1個孩子不來了,我們剩下5個學生。


疫情來了,我們停課好久。好久。


20219月,因為疫情,還沒復課。3個家長要求退費,班上只剩下安安跟均均兩個學生,我要到哪裡去找學生呢?


就在此時,我的粉絲基於對我的信任,帶著孩子來到藝塾學習;有些孩子則是我去演講時,家長聽到我的分享,來問我藝塾課程;有些粉絲則跟我說他們觀望好久,他們也想讓孩子試試看,就這樣我們的人數增加了。 


人數增加,真的好嗎?老師的薪水增加,助教的薪水增加,我分毫未取,我想照顧老師是應該的。


每個月的收費對我來說是困難的。我當老師的第三年,在導師班收學生費用短少6000元,我問學生是不是誰忘了繳?沒人回應我,有家長說要幫我墊這筆錢,我哪裡好意思,我自己拿錢出來貼,從此之後,都是讓總務股長收錢,我再也沒有經手過學生任何費用。

 

藝塾是我20年後再度收費,對數字不甚精通的我,僅能做簡單的帳目。誠如各位感受到的,我通常是清晨腦袋靈光的時候,傳訊息通知您繳費,有時候還會晚個幾週通知,因為我算錢真的要算好久,才能算清楚。

 

我們不是補習班,也不是營利單位。爸爸媽媽的每一分錢賺得很辛苦,能來上課就來,要請假我也能理解,不會硬性要求一定要每週到班,也因為這樣,我沒有統一收費,而是選擇一個個收費,對我來說難度又更高,但對家長來說比較沒有負擔。

 

有的家長一個月只能帶孩子來上課一次,孩子還有其他要學習的事物,我懂。

 

有的家長必須隔週上課,因為家人無法陪同,不得已做此選擇,我懂。

 

有的家長負擔不起學費,經老師同意,短收學費。我看到家長沒有因為經濟拮据而放棄孩子,我很感動,精神支持和學費我能幫忙就幫忙。


我把家長當朋友,我們一起為孩子的學習而努力,我多數稱呼他們名字,而不是誰誰誰的媽媽或爸爸。

 

我跟李老師的關係,像是合夥人。他的教學我不干預,也尊重。我做我能做的,我不一定每次到班上,但我心與大家同在,大家隨時line我也都找得到我。

 

20237月,新竹即將開辦,我跟李老師前往新竹辦說明會,我一手包辦所有聯繫事宜。確立開班後,協助找到雲飛語言文化的場地。

 

新竹開班初期,我先生開車載我們一家四口過去,我會跟家長聊聊天,了解孩子的狀況,這其中有好幾位還是我的粉絲,他們好高興的告訴我,因為我才帶孩子來上這堂課,我也向他們表達我的感謝,感謝他們對我的信任。

 

一直到11月份,李老師跟我說,「仙女,你們每次來,都是全家一起來,很辛苦。」要我別再過去,我也僅透過LINE與家長聯繫。

 

2023年底,李老師跟我說,「仙女你有做事,要領薪水。」要我填費用,要帳上不留盈餘,跟我講了好多次,我都沒填,我不知道要填多少錢?那時候,我跟好幾群朋友聚會,也都問了他們同樣的問題,我要填多少錢?

 

20241月,我填的費用比助教高,我負擔的責任遠遠比她多又重。這些薪資到年底我全部都會捐出來,分毫不取。葉老師就退出我跟李老師的群組,群組只剩我跟李老師。

 

20241月,我開始支領薪水,收錢和算錢對我來說仍舊是困難的。

 

另一個重大改變是,葉老師週六來回台北與台中的高鐵,藝塾支付。週日來回新竹與台中或台北的高鐵,藝塾也支付。就算她開車前往,我認為可以給老師優渥的待遇,同樣支付相對油資高額的高鐵車資。

 

李老師請了新的助教蓁蓁,要解決點名課務和我整理薪資的問題,她也負責某幾位學生一對一的教學。當發薪水時,除了鐘點費,竟然有6000元的文書處理費用,我問李老師「這是什麼費用?」他跟我說,不好意思,這是他跟蓁蓁談妥的,我整個傻眼,人都請來了,講也講了,6000元能不給嗎?我給了。

 

但我要求蓁蓁之後每個月要把工作細項列出來,以每小時鐘點費250元計算,必須做24小時才有6000元。

 

每當蓁蓁出錯時,我也會在教師群組tag她要求她更正。我也跟李老師提過,若蓁做事不夠心細,他說他喜歡她的教學,對學生極有耐性,我便不再多說什麼。但每當蓁蓁出錯時,我還是會在群組tag她要求她更正。教她,她才能學會。

 

每當家長在群組說要請假或是詢問事情時,理應是蓁蓁該回覆,葉老師總是一馬當先的回覆,蓁蓁幾乎沒有功能。蓁蓁來,不就是要解決點名課務等問題嗎?為什麼不給她機會呢?

 

四月底,李老師跟我說,他要解雇蓁蓁,我傻眼了我,不是說她教學很有耐性嗎?他說「仙女,你想教她,我不想教她。」李老師辭退蓁蓁,那天蓁蓁哭得很傷心。

 

五月份,李老師要我把6000元文書處理費給葉老師,我好像明白什麼了,蓁蓁如果知道的話,她應該更傷心吧!


5/28晚上,我跟李老師通話,也跟他說,他上午要助教加家長賴,極為不妥。我也決定結束藝塾電腦繪圖課程,一言以蔽之是「理念不合」。

 

果不其然,後續如我所預期,群組裡出現以下留言。

 

「為避免有遺漏的名單, 請有意願續課的家長, 留下您的LINE帳號及EMAIL, 以利行政作業, 謝謝您的幫忙

 

在我創立的群組裡,留下上述的文字,無禮至極。

 

六月初,我做了哪些事?

 

一.1。未上完的課程,退費給家長。

 

二.2。教師薪資,全數給付完畢。

 

三.3。場地借到6/8,已告知校方,不再以我的名義續借。

 

三.4。我一月到五月支領的薪水,和學費餘額,補成整數,全數捐給PTWA(已完成匯款,假期結束後,會將捐款單放在此貼文下方)

銀行 : 玉山銀行 東台南分行 (銀行代碼 808)

帳號 : 0761-940-033725

戶名 :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自造者學習協會


謝謝大家與我結伴走了好長一段路。

 

#仙女老師的有溫度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