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帶班卡關就像越級打怪,用這一招讓班級經營更上手

老師的私心給了誰

前天,在教育部「教育愛」淡江大學講座中,執教二十多年的張老師問我:「老師,您教書這麼多年一定有過『私心』吧!」我納悶地問:「私心?」我怕誤會了老師的意思,走上講台,拿起粉筆寫下「私心」,跟老師確認「您說的是私心?」我又困惑地反問:「您說的是對功課好的學生?」張老師再重複一次「老師,您教書這麼多年一定有『私心』,喜歡那些乖乖的或者功課好的學生,這些學生……。」 

我一向對「乖」這個字很敏感,也不擅長用這個字形容學生,定定地回答「沒有」。我想到若有「私心」,多半是對在學校常常出包的學生,這讓我想到晟鈺。


讓老師與同儕成為上學動機

晟鈺體弱多病,經常請病假,我不疑有他,總會問他身體好點沒?

「仙女,高二遇到你,你問題很多,讓我很困擾。相處久了之後,我覺得你真的很關心學生。剛開始我有一些事情騙你,你都會跟人家說晟鈺很乖很老實,我就會覺得很愧疚。而且我覺得對你講實話你應該也不會怎麼樣,我就會對你講實話。」武術隊的晟鈺晚上要到道館練習,凌晨兩三點才睡覺,早起難如登天。這是我當他導師三個多月後他自己告訴我的。

之後,他仍然中午才到學校,即使他家就在學校旁邊。

晟鈺:「仙女,你明天叫我起床。」我:「我只叫你一次,接了電話就起床,不要遲到。」晟鈺接了幾天電話後繼無力只好遲到。

晟鈺是唯一會問我吃早餐了沒的學生,他幫我帶了幾次早餐,撐不下去了。近中午他進學校,還是記得帶豆漿給我。

晟鈺也會好幾天沒來學校,我傳訊息給他:「你什麼時候要來學校?」他回我:「等滅了秦我就回去。」那時候的國文課<諫逐客書>李斯正在勸諫秦始皇不要逐客。 

我氣晟鈺就處罰我自己不跟他說話,第一次用這招就是用在他身上。他都會說:「仙女,你可以罵我打我,就是不要不跟我說話。」到了高三,我用了一個方法讓晟鈺不遲到,班上的缺口才補了起來。(詳見:學生膽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晟鈺寫稿紙的記錄無人能破,他遲到的次數居我教過的學生之冠。當年我甚至聯合教官室的教官,只要晟鈺寫自述表就比照稿紙寫滿,一般學生的自述表只有一兩行,晟鈺應該是創校以來把自述表寫滿的學生晟鈺的稿紙張張經典,別出心裁,我經他同意把稿紙內容念給全班聽,全班笑得樂不可支,他就是能毫無邊際地把兩件不相干的事兜在一起,讓我們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昉恩都會說仙女喔!只有你才會相信晟鈺說的話)。

我問晟鈺:「晟鈺,你可以不要畢業嗎?我從來沒有遇過像你反應這麼敏捷的學生。

「仙女,你可以不要退休嗎?我畢業會常常回來看你的。」我始終以身為晟鈺的導師自豪
  

若說我對晟鈺有「私心」,該罰他的,沒有一樣少過。 


學生視老師為千里馬乃教學一大樂事

晟鈺幾乎每一堂課都在睡覺只有國文課是醒的他會說:「仙女上你的國文課很累耶我最常看到就是他在教室後面玩把椅子坐成兩腳椅地靠在後面櫃子上要不就是在桌子旁邊用強力膠把一塊錢一塊一塊地貼在上面當作畢業禮物送給學弟

高三地理課,晟鈺在睡覺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沒聽課的他,口若懸河他說:「地理老師不是要罵我其實是要誇仙女把我們的表達能力教得很好」「地理老師說:仙女的學生就像你『這種的』也回答得出來」可是他用『這種的』來形容我他沒有惡意哈哈哈」他常常會讓我知道國文課堂之外的301
  
當班上有話想告訴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會請晟鈺來找我當我動怒班上會派他來逗我開心他會私下找我不會高調地在全班面前說些什麼每次教學遇到不如意的事我總會想到他畢業時送我的卡片「有些千里馬永遠遇不到懂牠的人有些伯樂一輩子找不到滿意的馬,我就像你的伯樂。」路遙知馬力遇到伯樂何其有幸


老師眼中有學生學生心中才有老師

曾經我與晟鈺的大學同學一起出去他們跟晟鈺一樣叫我「仙女」沒有絲毫的彆扭我就知道晟鈺一定常在他們的面前提起我聽久了就這麼順口的跟著晟鈺這樣叫我我叫得出他大學同學的名字也讓他們驚訝

他們還告訴我,大一男生剛進大學都稱漂亮的女生「仙女」。曾經,晟鈺的同學跟他說:「你看前面有仙女」晟鈺回答:「在我心裡仙女只有一個就是我的高中老師」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個學生了那是因為他也很欣賞我


縱有私心也是真心

昨天,晟鈺回學校找我。「仙女你跟別的老師不一樣,你是真心的讚美我們。不像別的老師都是說:『晟鈺你哪裡哪裡好,可是就是不唸書。』明明說我好,還加一個可是,那就直接叫我去唸書就好啦!何必假裝讚美我。」自以為說出期待的讚美,在晟鈺眼中什麼也不是。

開車回家的路上,邊開車眼淚就流下來,教到晟鈺「這樣的」學生待我如仙女,讓我覺得自己就是仙女,我很感恩。

唯有真心,無堅不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