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這一次的我膽大妄為

啟蒙期
我是個很害羞的人,雖然相信這句話的人不多。
在我連續失利了九次教甄之後雷涵琳老師打電話到家裡鼓勵我
她在試場看過我試教多次她說:「余懷瑾你教得很好可是你怎麼都不看台下的評審呢?」

我沒有勇氣鼓起勇氣是件難事我向來害羞
第十次試教我努力地與評審四目相接終於成為正式教師
這麼多年用熱情掩飾害羞不讓她成為停滯的藉口與怠惰的理由
行動期
86日下了課我以飛快的速度回家用電腦報名講私塾,再也不相信手機報名的效率
憲福二哥貼文詫異第一位報名的人
我還天才地問:「是不是我?」
福哥:「樓上不要來亂。」
憲哥:「亂世佳人。」
我覺得兩位一定以為我在開玩笑,可我真的很嚴肅沒有亂
我以第一個報名的行動力展現了最高的敬意與誠意
打臉期
接著,五雷轟頂,福哥PO出簡章:「這是企業內訓講師要有經驗。」
我在家拿著鏟子開始挖洞,原來這就是雞同鴨講。
這一刻我臉部微血管一一爆破面紅耳赤
說服期
明知是主辦單位規定的我還是覺得疑惑,這麼好的老師為什麼我不可以報名
我想說服福哥:
教學策略若能活用,我們就能各自帶出不同領域的教學內容
我很能吃苦。」
福哥也開出優渥的條件說服我不要參加這是職業選手的培訓
這一天我覺得自己很大膽嘗試挑戰福哥的極限,我既惶恐又不安。
真相期
高中生是義務教育,沒有畢業證書可以畢業,沒有畢業證書也可以念大學。
我常把引起學習動機放在教學的第一位,帶著學生探索自我與尋找天賦,
我一直努力做這樣的事,即使有些學生不領情,但我從來沒放棄過。
雖然,1999不知前因後果的投訴經常讓我在地上撿起自己碎裂的心。
福哥:「我會和憲哥討論的」。我把這話放在心上,承諾最美,謝謝福哥。
希望期
811日憲福哥「我們聽到您的聲音」一文,覺得生命中燃起很大的希望
看完我都感動得哭了,憲哥和福哥真是好人,願意調整課程方向,配合更多需要的人,這真的很不容易,甚至調整更多的流程與做法,我覺得如果能上這堂課定當全力以赴
撞牆期
102日我在波昂的華德福學校隨教育局赴歐洲參訪
願望成真的承諾也兌現了現在我覺得自己很像在亂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憲哥和福哥可以改期嗎?或者還有下一期選我選我